您的位置:首页 > 澳門

香港暴動的根源

——(本報評論員羅兆)

   從現在開始,中國的香港已經沒有民主派了,全部要改稱為反對派或反對黨,組織這樣以暴動方式來爭取民主,已不合適了,馬上設法從傳媒上要開始改變香港民主派這個稱號,不要再讓香港市民及國際社會認為這些反對者、反對黨還在堅守以和平方式爭取民主運動的形象!!!
   觀察香港今次的暴動,作為香港政府已犯了多次的錯誤,應妥協不妥協,應硬朗又不硬朗,這就是香港今天造成混亂的根源。
   今次香港年青人出來參與暴動,絕對是有組織,有計畫的佈置在背後的國際勢力支配著,才能配備這麼寵大您物資。這次調查中,一出地鐵站就有幾個女孩子在派發口罩,我從乘地鐵開始到金鈡地鐵內見到許多著黑衣的人,只要我一舉手機拍照,馬上就被多人阻止,還有人想搶我手機要刪除相片,我拼力掙脫才保住我的手機,這是非常有默契的行為,不同地方、不同人群,都口徑一致的不准拍照,這是誰發出的指令呢?值得深究!
   現在香港反對派所有的工作、唯一的目標其實就是反對中央政策,其實在推動一國兩制的前題是維護中國的發展,五十年不變的政策是穩定香港社會的暫時性的策略。但是,就被西方敵對勢力以種種藉口來發動暴亂作為改變中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手段。本來,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屬於公私兩積端的敵對勢力。
   所以,現在香港的一國兩制的所面對的問題是香港執政者沒有依法履行香港基本法賦予香港特區政府的職責義務,未能妥善處理好長期在自由資本主義社會中成長起來的香港市民的對一國框架內兩制的特殊性。北京中央政府似乎也沒有注意到這個問題。
   社會主義制度下的中國大陸人民對國家政府的指令是高度信任,因從小到大都知道中國政府是人民的政府,社會資源由政府各行政部門統籌,脫離了組織,人民的生活受政府保障。所以,大陸人民都很自覺的聽從政府的安排。
   相對下,資本主義的制度是以個人為主體,無論從工作、生活等都要靠自己才能有著落。所以,從本質上就清晰兩種制度的差別性。
   在這裏要讓大家認識資本主義的法律理念是什麼為基礎,因為資本主義的社會組成是以個人為主體,那麼在出現社會公民敢站出來對抗政府的行為時,在法律上的認定就定性為非謀求個人利益行為,是個人為了公共利益而作出犧牲的行為。所以,就出現香港法院的法官在審判示威者的時候就不是用犯罪來審判示威者,這樣就與中國大陸的法律在理念完全相反的,即使現在香港反對派組織的示威已經發展為以推翻政府為目的暴動,香港的司法體系依然是在縱容著不加干涉、不以為罪。
   但這樣的暴力示威已經對香港的社會秩序和經濟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困擾,所以,所有愛國力量都要儘快聯合起來,整合社會各界資源來回擊反對派的暴行,經過六月三十日何君堯的撐警集會所看到香港市民對員警的支持,就應該有條件組織愛國護港力量的組成,今後,凡是反對派要出來示威遊行,如果以和平方式進行,我們不干涉;如果他們又以暴力衝擊政府機構,我們應該馬上組織強大隊伍從背後打擊這些暴徒,讓他們看到大多數市民維護社會秩序與和平生活的立場和力量。
   暴力示威者的倡狂是因為香港政府的軟弱不作為,而不是因為大多數香港市民的認可。因此,一方面我們要大聲疾呼,發出民間正義的聲音,希望引起中央政府的關注和重視,增強香港政府打擊暴力示威者的信心;另一方面,從現在開始我們要開始大力組織民間力量徹底打擊這些反對派的暴力行為,維護香港我們的家。
   他們穿黑衣服叫黑組織,我們全部穿紅衣服,就叫紅軍!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