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國際

俄媒:西方500年來首次喪失世界領導地位


  【本報綜合報導】俄羅斯今日經濟網10月19日發表題為《“地緣政治革命”迫使美國忘記歐洲主導權》的文章,作者為安德烈·彼得羅夫。文章稱,俄羅斯科學院安全問題研究中心專家康斯坦丁·布洛欣認為,八國集團或七國集團(G7)是西方幾個最大的經濟體,儘管客觀上說當今世界並不是西方世界。他評估認為,到21世紀中葉,全球經濟前十名中,將只有三個西方國家:美國位居第三,德國和英國分列第九位和第十位。而前十名的其他國家都不屬於西方世界: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印尼等。

  布洛欣說,一場真正的地緣政治革命正在進行,西方國家500年來首次開始喪失其世界領導地位。到世界發展的多中心模式得以確立之時,美國將被迫忘記其在全球的政治主導權。

  歐洲厭倦了美國統治

  俄羅斯總理德米特裏·梅德韋傑夫在訪問貝爾格萊德前夕接受塞爾維亞媒體採訪時說,歐洲國家對美國統治歐洲的意圖感到厭倦。白宮以及美國國務院提出的構想最終只會給美國帶去經濟福祉。

  康斯坦丁·布洛欣在接受今日經濟網採訪時表示:“這樣的構想有害無益。華盛頓癡迷於保住領導權和不擇手段地做生意,包括採用制裁或貿易關稅等不道德的手段。這給美國自己也造成了損失。美國人這樣做只會惡化與盟友的關係。美國如今的定位是一個不關心盟友的超級自私的國家,特朗普企圖將美國變成一個‘堡壘’,譴責其他國家依賴美國生存。”

  他認為,特朗普的觀點與建立二戰後世界秩序的政府和美國精英們過去所有的想法徹底背道而馳——他們在歐洲、亞洲和中東建立同盟和軍事政治同盟,與盟友在經濟上相互依存,拉近盟友與美國的關係。得益於夥伴關係和歐洲—大西洋的團結,美國得以佔據領導地位。但現在,情況開始逆轉。

  聯合國應重塑威望

  文章稱,需提示的是,此前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曾在講話中敦促世界大國們在國際事務、制裁和貿易戰中共同尋求替代對抗的方法。普京認為,需要找到解決尖銳的地區和全球性問題的建設性方案。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政治學家尼古拉·托波爾寧表示,分歧的解決應在國際法和國際機構的框架內進行。

  文章指出,美國不顧國際法,宣佈它準備因為自身受到損失而改變國際貿易體系,理由是該體系不適合華盛頓。托波爾寧指出,華盛頓感到其霸權主義、在經濟領域的領導地位受到威脅,希望制止這一進程,借助“經濟自私主義”政策來保持當前地位。

  必須讓世界秩序變得更公正。梅德韋傑夫認為,為此第一件事就是使聯合國挽回失去的威望。單極世界的時代已經過去。如果說不久前相當一部分國際問題還是在八國集團(G8)峰會上得到解決,如今在G8框架內分析世界問題的做法已經行不通,而這不取決於俄羅斯是否參與該組織。俄羅斯總理強調,佔據中心地位的應當是聯合國、聯合國安理會,因為這才是最主要的國際組織。

  新力量中心需要擔當

  布洛欣認為,八國集團或七國集團(G7)是西方幾個最大的經濟體,儘管客觀上說當今世界並不是西方世界。他評估認為,到21世紀中葉,全球經濟前十名中,將只有三個西方國家:美國位居第三,德國和英國分列第九位和第十位。而前十名的其他國家都不屬於西方世界: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印尼等。

  文章稱,“G7”變成了西方的“親友會”,不能如實反映當今世界秩序的情況。美國及其以英國為首的西方盟國試圖以各種方式貶低聯合國,對其進行改革或使其淪為它們的政策工具。但是,如果說過去,聯合國在兩極世界中曾像瑞士鐘錶一樣運作,那麼現在,在世界秩序失衡的時候,聯合國遇到了問題。在此,聯合國只是一面反映當今世界秩序現實的鏡子。

  文章指出,如今,新的力量中心必須對地區和全球安全承擔集體責任,而美國嘗試將某些普遍的法律、框架和責任強加於別國的做法絕對會適得其反。美國感覺到,它正在失去對全球政治和經濟進程的控制,因此它試圖通過在世界各地製造可控混亂來阻止這一趨勢。

  文章最後稱,問題不在於聯合國,而在於尚未完全形成的世界秩序。在新世界秩序形成後,聯合國的作用將得到加強。正如布洛欣所說,一場真正的地緣政治革命正在進行,西方國家500年來首次正在喪失其世界領導地位,並且改變這些進程大概是不可能的。

责任编辑:吴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