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保护陈昌同志旧居座谈会”在重庆长寿举行

     


 

      【本报讯】2019年5月20日下午,在国家电投集团重庆狮子滩发电有限公司(简称狮电公司)九楼会议室,狮电公司举办了一场座谈会,欢迎陈世英女士、陈龙狮先生等第一代狮电后人“回家”。会议由狮电公司党委书记张君生主持。


 

      出席座谈会的主要领导和嘉宾有:陈昌何妨的女儿、四川省乐山市人民医院主任医师陈世英,陈昌何妨儿子、《中华魂网》总编辑、澳门法治报常务副总编辑陈龙狮,陈昌何妨外孙、成都小指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工程师余磊;长寿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谭连兴、副主任张志国,长寿区文物管理所副所长张七昌和业务部主任廖涛;国家电投集团重庆狮子滩发电有限公司总经理岳宗科、党委书记张君生、党群部主任张森、培训中心副书记兼副主任刘赟;《长寿游》杂志社编辑部主任袁晓娜,长寿区名人事业促进会会长兼《长寿人物》杂志主编杨顺民,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际台环球资讯重庆全媒体中心运营总监喻卫东等人。

 


 

  与会人员首先共同观看了狮电公司工作宣传片

 

      狮电公司总经理岳宗科说:今天的日子特别,“520”,说明我们都有爱狮电的缘分。刚才的短视频,简要介绍了狮电辉煌灿烂的昨天,而将来的狮电也将是生态企业、花园电站式的“和美狮电”,因为,我们拥有“狮电人精神”-----即“艰苦创业、安全创效、开拓创新、和谐创优”的精神,这是我们传承近八十年的主要基因。近年来,我们一直计划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利用特有的文化基因,对狮电的土地资源进行整合、开发,狮电包括许多发电设备和建筑物既是生产设备又是文物宝贝,例如楼下展示的建成于抗战时期的桃花溪一号水轮发电机,又如龙溪河畔至今仍在原址运行的具有苏式风格的狮子滩电站,这些都是难得的红色文旅资源,在发挥利用好这些资源优势方面我们还大有可为。

       岳宗科表示,作为狮电的早期建设者,陈昌何妨伉俪在狮子滩工作期间所表现的无私奉献、任劳任怨、顾全大局的精神,值得狮电人继承和发扬,这也是在今年在人大、政协“两会”上提议要保护、恢复、利用陈昌何妨同志旧居的原因。如果此事最终可行,狮电公司将配合区委宣传部、文化旅游委、文管所等单位做好相关工作。

 


 

 

 

       重庆市长寿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谭连兴发言,他说:我委的主要任务就是关心培养祖国的下一代,狮电的水电文化展厅就是一个很好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议让长寿的中小学生们都来参观学习,虽然现在狮电的发电量在国家电网系统中份额已不算大,但是狮子滩精神却是巨大的,是不可替代的,希望狮子滩水电文化展厅可以向社会开放。

      谭连兴并表示向文旅委、文管所等单位提议、建议:不仅筹建、恢复好杨克明故居、陈昌旧居等红色人物主题馆,更要好好地做好宣传报道,做好外部引导。

      谭连兴还即兴赋诗一首,赞美生在长寿、取其地名叫龙狮同志的乡情《咏龙溪狮子滩》:长寿湖畔见大坝,六十年来始到家,纵随流水到天涯,根系龙溪狮子滩。

 


 

 

 

      陈昌何妨的最小的儿子陈龙狮代表家人发言,他说:我的父母革命一生,为党出生入死、走南闯北,去过很多地方,但只有长寿的父老乡亲最惦记他们,并欲将其旧居(俗称204)保护和利用起来,我真的很激动、真的很感动!感谢家乡的党和政府,感谢家乡的人民!

      陈龙狮进一步建议,如陈昌旧居保护建议(提案)得以实施,他个人有如下几点想法,可供有关部门参考,原话如下:

      (一)我的父亲陈昌最大爱好之一是读书、创作,他还在204就创作了一部《地下火焰》,遗憾未能写完就去世了;但他在204完成的《陈昌同志自传》,已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珍藏,并视为我党我军隐蔽战线重要文献之一。听母亲讲,我的父亲就是反复阅读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才立志成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最终成为坚定的职业革命者。又鉴于我母亲所在水电建设单位的流动性,在不断的搬家中不得已将父亲挚爱(书籍)全部丢失了,成为我家的遗憾事之一。我现在是红色记者,经常参加各种红色会议,因此“近水楼台”获得了很多开国将帅、老红军、老八路、老地下工作者等革命前辈的自传类等红色书籍和他们或他们后人题写的一些字画,不论旧居最后是否能保护、恢复和利用起来,我都计划将它们全部捐献给长寿人民。

      (二)我的父亲陈昌和汤昭武伯伯在1929年策划、实施、成功发动四川忠县“石宝寨起义”,创建了川东第一支红军队伍。长寿区原系四川省的川东的范畴,故建议在陈昌何妨旧居内设立一间“石宝寨起义纪念室”,专门展示川东红军、川东游击队、川东地下党的革命事迹。

      (三)我的父母在重庆市公安局的三年,父亲带领精字20号小组一班人为保卫重庆、肃清“陪都”之特务匪患立下了汗马功劳。长寿区现在隶属重庆管辖范围,建议在陈昌何妨旧居内设立一间“共和国卫士展室”,展示重庆公安为保卫重庆人民,保卫新中国所作出的贡献。

      (四)在我父亲的革命生涯中,最长的经历是在隐蔽战线上度过的。一个人在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捕牺牲的隐蔽战线上活下来,21载出生入死奇迹般的活到了新中国成立。但是,像这样的无名英雄在我党我军的隐蔽战线上比比皆是,却鲜为人知。所以,我建议在陈昌何妨旧居内设立一个“无名英雄纪念室”,专门展示我们能收集到的无名英雄事迹,让这些无名英雄们“回家”。

      (五)我的父亲在八一南昌起义时担任了贺龙手枪队队长,但是因为家父长期在隐蔽战线上工作的缘故,再加上解放后较早离开人世,导致贺龙手枪队一班人整整被埋没了九十年。如今,南昌八一精神研究会执行会长、原南昌军分区司令员周根保的新作《南昌城头的枪声》已经通过中共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审核,决定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这将是中共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第一次公开向外界揭秘贺龙手枪队和贺龙手枪队队长陈昌,也就是说还了贺龙手枪队一班人应有的地位。特别遗憾的是,近三万八一将士的英名只有1200多位荣登南昌八一纪念馆的英烈墙,还有2万多位八一将士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上墙。所以建议在陈昌何妨旧居中设立一间“八一精神纪念室”,陈列我们找到的八一将士生平事迹,也让这些八一将士“回家”。

       最后,我想重申我们家族的想法:文化要有形,才能内化于心。保护、恢复及利用陈昌何妨旧居不是为歌颂陈昌何妨的革命人生,而是陈昌何妨旧居具有将其改造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基本要素。而且,一个鲜活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需要许多相关联的革命史料和文化作品来充实,所以提出上述五点建议,真正启动时,我会请中国博物馆协会陈列艺术委员会委员(委员会地址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牡丹江市东北老航校研究会副会长张志勇帮助其策划展陈大纲,让其规范。最后一点,我们后代不是英雄,父母的功劳更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没有资格摆谱,而是必须向父母学习,以他们那种不为私利,一心为公言行为表率,真正做一些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保护、恢复及利用陈昌何妨旧居,使其发挥红色教育的正能量,正是我辈能略尽绵力的事情之一。

 


      

       区文管所副所长张七昌在发言中说:陈龙狮同志的建议很详尽,出发点值得赞赏。现在,文物部门正在筹建长寿博物馆,陈龙狮同志这些创意有些可以纳入到长寿博物馆的展陈大纲中来。

 


 

 

      区文管所业务部主任廖涛补充说:任何区县博物馆都需要突出本地特色。陈昌同志革命经历独具特色,并与长寿的特色水电文化密切相关,依据名人故居保护条例,我们初步认为陈昌何妨旧居可纳入文物保护范畴。目前的任务就是争取先保护好它,然后再研究如何恢复重建、如何利用。

      区关工委副主任张志国在发言中说:陈昌同志的两个最重要的特点,一是参加了南昌起义,二是当了二十多年的红色特工,这与我委工作重点是传承红色基因非常吻合。我委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传承中华魂,组织孩子们阅读红色书刊。陈龙狮同志建议的红色书屋,与我们工作殊途同归,我们支持。

       长寿名人促进会会长杨顺民在发言说:我们做了好几期红色专刊,在区里得到很好的反响。要找到老革命旧居不容易。陈昌何妨旧居如果能得到保护、恢复、利用,将是长寿传承红色基因、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一件实事。

 


 

 

       陈昌何妨女儿陈世英最后补充,她说:今天参观和座谈,感觉上了一堂爱国主义教育课,感触很深。通过参观学习,充分体会到了家乡父老对老同志的尊重,这与党和国家对我们的关心是一致的。感谢家乡的党和政府,感谢家乡的父老乡亲!

 


 

 

      会后,狮电公司党委书记张君生向陈世英女士赠送了狮电人物访谈纪录片光盘《狮子滩人》(喻卫东、吴伟重庆长寿报道)。


责任编辑:Arway

 

附件一:陈昌何妨伉俪简介

 


 

 

陈昌同志,四川仪陇人。1907年生,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在叶挺独立团任上尉排长,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时任贺龙军长上尉侍从副官兼“贺龙手枪队”队长,1927年底入党。1929年策划、组织、发动“石宝寨起义”创建川东第一支红军部队。1931年起在中央特科以各种身份从事红色特工,谍功赫赫;解放后在重庆市公安局任便衣警察,破获“中中案件”为保卫重庆作出了特殊贡献。1952年被诬陷为贪污犯劳改2年。1954年任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狮子滩水电站)招待所副所长,1958年补划右派,1960年累死大洪河水电站大坝工地。1965年由中共中央组织部平反,但是党籍只承认到西安事变;1981年再由中共中央组织部昭雪:恢复党籍,入党时间1927年12月,并举行骨灰盒覆盖党旗仪式。
 


 

何妨同志,福建福清人。1923年生,越南归侨,1937年参加革命,参与创建厦门儿童救亡剧团,1938年因不到入党年龄被中共“厦儿团”党支部按党员使用;1942年参加“陈昌特工组”,1945年与陈昌结婚,1949年在和陈昌一起在重庆市公安局任便衣警察,1952年受陈昌冤案株连被除名。在重庆侨联的关怀下,以归侨身份考上重庆工人医院护士集训班,毕业后留院任护士,1954年在重庆结核病疗养院任护士,1955年在重庆狮子滩水电站职工医院任护士,1965年在乐山地区人民医院任护士,1966年起关入“牛棚”,1982年由中共乐山地委组织部落实政策批准为1942年离休干部,同年入党。1983年纠正为1937年离休干部、1985年从中央党校函授毕业,2009年病故后与丈夫陈昌合葬在乐山人民公墓。

 

附件二:国家电投集团重庆狮子滩发电有限公司简介

 

 


 

 

 

国家电投集团重庆狮子滩发电有限公司(简称狮电公司)位于重庆市长寿区境内长江北岸,横跨三条河流,地跨重庆市梁平、垫江、涪陵、渝北、长寿和四川大竹、邻水共七个区县。

公司成立于1941年1月,时称国民政府经济部资源委员会龙溪河水力发电工程处长寿分厂。新中国成立前,建有桃花溪、下清渊硐两座电站。我国老一辈著名水电专家黄育贤、张光斗、吴震寰、李鹗鼎等开创了公司基业。

新中国的第一个“五年规划”,党和国家决定将龙溪河流域水电梯级开发工程列为全国156个重点工程项目之一,并建成为我国第一个自行设计、自行开发的梯级水力发电厂。狮子滩水电站成为“新中国水电专家摇篮”,并形成了“艰苦创业、安全创效、开拓创新、和谐创优”的狮电“四创精神”。

1958年3月和1963年4月,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恩来、李富春、李先念和朱德等先后前来视察工作,对龙溪河流域水力资源的综合利用给予了高度评价。改革开放以来,上级和地方政府也十分重视公司发展,吴官正、王鸿举、蒲海清、李鹗鼎、王炳华等领导前来视察,对公司发展取得的成就给予了充分肯定。

公司现有10.27亿立方米的狮子滩大型水库、3. 43亿立方米的大洪河大型水库和百亩生态园林,以及龙溪河、大洪河两条河流上的狮子滩、上硐、回龙寨、下硐、大洪河5座水电站,共28台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173. 5兆瓦,年均发电量5亿千瓦时左右。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狮电公司正以释放人力资源、盘活土地资源、传承文化基因,发挥工业特色旅游优势为举措,致力打造“生态企业,花园电站”,向“绿色能源,和美狮电”的目标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