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南昌城頭的槍聲(十五)

—— ——研讀南昌起義史料劄記 (周根保

題記
南昌城頭的槍聲,像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奮起的力量。
——習近平
 
南昌起義部隊,按照中央部署,8月3日,開始從南昌撤離,到10月3日,在流沙的天後廟內,舉行最後一次善後會議(後人稱流沙會議),歷時整整兩個月了,這兩個月,經歷了太多的事,遇到了太多問題,起義軍兵敗潮汕,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教訓,周恩來在總結中,把打敗仗的原因簡單檢討了一下,講了許多為什麼?也講了許多不應該……其實,歷史沒有如果。
人們有一種習慣思維模式,對取得勝利歷史都會大力謳歌,對遭受挫折或失敗的歷史,往往一筆帶過。
南昌起義軍南下廣東的挫折,這是令人痛惜的事件,但如果把這段不平凡的歷史事件記錄下來,做些深入思考,也許比謳歌勝利,更有現實意義……
兩個月的奮戰,儘管起義軍主力失敗了,儘管中央賦於的起義最終目標沒有實現,但“南昌起義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開始了以革命的武裝反抗反革命武裝的鬥爭”。
特別難能可貴的是起義軍領導和革命委員會成員安全轉移,起義軍餘部在朱德領導下走上了井岡山,迎來了“朱毛紅軍”的誕生,星星之火又開始了燎原之勢!
歷史莊嚴的宣誓:軍旗不倒!火種不滅!
讓我們翻開那留下的帶血的記憶……
 
1、蔡廷鍇跑了
南下廣東第二天,起義軍就發生了一件震驚上下的大事,起義軍第十師,被師長蔡廷鍇拉往浙江方向。使起義軍損失五千餘人,相當於四分之一的兵力。蔡廷鍇脫逃,對周恩來不啻是個打擊,對起義軍領導以及部隊士氣,都是個重創。
其實,強扭的瓜不甜,蔡廷鍇脫隊是早晚的事。嚴格講,起義前計算起義軍力量,並沒有把第十師計算在內。參加起義人員中,蔡廷鍇地位非常特殊,他和葉挺關係一向要好,兩人無話不說,他脫離張發奎的願望卻為葉挺對他的錯誤估計埋下了伏筆。葉挺拉上蔡廷鍇,當時不過是用脫離張發奎“打回廣東去”為口號來動員他,雙方缺乏共同的思想基礎。
參加南昌起義,其實是給蔡廷鍇脫離張發奎一個極好的機會,蔡是原第十一軍軍長,陳銘樞的親信,因寧漢對立,陳銘樞率兩個師離開武漢,去投奔蔣介石。由於蔡不是張發奎的老部下,張發奎兼任十一軍軍長後,蔡儘管由副師長提升了師長,但在張發奎手下不僅感到很受氣,還擔心被解除兵權,所以親近葉挺,企圖借東征討蔣之機,率部離開九江去南昌。一路上因處於葉挺、賀龍部隊的中間,想跑也跑不掉,所以裹挾下到了南昌。
後來,蔡本人在自傳中,對當時心態,說了一段實事求是的話,他說:“到九江後,葉挺與我密商,他說:‘我們攻下南京,歷經互相殘殺,於革命前途無意義,且唐之革命以蔣相差甚遠,不如我軍回粵修養為高。’我聽葉挺如此表示,正中下懷,深表贊同。但他是共黨,自己是國民黨,根本信仰不同,主張亦異,惟有待機定進退。”
從這段自述可以看出,蔡廷鍇勉強服從葉挺,然而卻在內心認定,“侍機定進退”。只是那個時候,共產黨人對如何掌握軍隊還缺乏深刻認識,葉挺等人還拘於北伐時戰友情誼,並認為蔡廷鍇出生貧苦,作戰勇敢,還是進步的。該師的主力第三十團團長蔡範藎是共產黨員,營長、連長中也有不少共產黨員,整個第十師的政工部又是共產黨人掌握的,所以喪失了應有的警惕。起義後不僅未對蔡部進行改編,而且任其作為左翼前衛部隊,單獨一路,率先離開南昌,給蔡出逃極好的機會。蔡廷鍇“和平”清理共產黨員之後,發出通電,宣佈脫離共產黨。蔡廷鍇脫隊,一定程度上動搖到起義軍的軍心。
蔡廷鍇脫隊後,東下投奔自己的老長官陳銘樞。後來,這個師擴編成一個軍,恢復了十一軍番號,後又改為第十九路軍,在日寇入侵上海,蔡廷鍇率十九路軍奮起抗日,在淞滬抗戰中打出了名氣。後來蔡率十九路軍到了福建,在福建事變中,成立人民革命政府,公開宣佈抗日反蔣。並於1948年投奔東北解放區,新中國成立後,歷任國防委員會副主席,全國政協副主席等職。
蔡廷鍇由投靠蔣介石,到叛離蔣介石,由脫離共產黨,到投身共產黨,說明偶然的命運遇合,會改變人的一生軌跡,但只要具有為國為民的情懷,終究可以殊途同歸。
蔡廷鍇的脫逃和後來在潮汕烏石地區,第二十軍一部,由於和指揮機關失去聯繫,在敵人包圍和少數壞分子的造謠煽動下,被和平繳械一事的慘痛教訓,共同印證了陳毅在《關於八一南昌起義》一文中說的深刻道理:“反動的軍隊不可能成為革命的武裝力量,因為它是為反動的統治階級服務的,只有人民親手建立的武裝,才可以成為堅強的革命力量,因為它是服務於人民的。舊軍隊在革命高潮時,可以投機,但到了革命低潮一定反動,證明了人民武裝必須要有堅強的黨的領導,才能夠壯大。人民力量的源泉,黨是保證。離開黨長不大,離開人民也長不大,沒有黨的堅強領導,力量一定被消滅。黨強則強,黨弱則弱。”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