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南昌城頭的槍聲(十六)

————研讀南昌起義史料劄記 (周根保)

   南昌起義儘管已初步形成了一套黨對軍隊領導的制度和原則,但還很不完善,很不成熟,南昌起義部隊還是一支沒有經過政治改造的部隊,雖然其中有一些共產黨員骨幹,但大部分官兵並沒有明確的革命意識,很多人都是在革命的洪流中參加到起義隊伍中。南下廣東的征途,不僅要和敵人和自然困難作鬥爭,更艱巨、更困難的任務是如何穩定這支部隊,是加強政治思想建設。由於客觀條件和作戰環境的惡劣,恰恰這方面卻是起義領導人疏忽之處……
   蔡廷鍇跑了,特別是已拿到手的三十團,白白送掉了,實在可惜。與此相反的,馬回嶺的第二十五師,儘管師長李漢魂是張發奎親信,但在聶榮臻和周士第等共產黨人的努力下,卻從敵人眼鼻底下,拉出了三千人的隊伍,8月2日開始,加入到起義軍行列。兩個師幾乎差不多情況:第十師第三十團團長範孟聲,第二十八團參謀長徐石麟是共產黨員;第二十五師第七十三團團長周士第,第七十五團參謀長王爾琢是共產黨員。兩支部隊,一個成了起義軍中的中堅力量,一個卻在起義後的第四天跑掉了,難道不能從中悟出些道理嗎?
   習主席說:“前進道路上,人民軍隊必須牢牢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葉挺的第二十五師第七十三團,七十五團的基礎,皆是原先葉挺的獨立團,黨的領導已形成堅實的基礎,共產黨領導的核心作用,是人民軍隊的強軍之魂,在南昌起義時,已經開始注釋這個顛撲不破的真理了。
 
2、一路打勝仗,為什麼還要往後撤
   先說瑞金“三戰三捷”。起義軍過廣昌後,分兩路前進。第十一軍為右縱隊,第二十軍為左縱隊,約定在壬田會議後入瑞金。壬田是通往瑞金必經之路,敵錢大鈞一部在壬田的前方佈防。
   8月25日,賀龍親自指揮二十軍向敵攻擊,擊潰了敵人。壬田戰鬥,是南下第一仗,二十軍雖然取勝,但自己損失也很大,第三團團長犧牲,第四團團長重傷,連排長傷亡十多人,士兵傷亡百餘名。
   隨後,得知敵重兵在會昌,前委決定於8月30日發起會昌戰役。廣東是起義部隊南下目的地,打下會昌,其戰略目的是為了敲開南粵大門。
   30日淩晨,進攻會昌戰鬥打響了!起義軍是疲憊之師,而錢大鈞的三個師,基本是以逸待勞,這就註定這一仗並不好打。
   預先計畫是讓二十軍佯攻,起義軍主力第十一軍兩個師迂回圍殲敵人,沒想到雙方一交火,錢大鈞就往會昌城內退卻,正面攻擊部隊沒等葉挺部隊跟上,就趁勝追擊十多裏,哪知錢大鈞在離會昌二三裏處,忽然增兵三個團,實施反攻,頓時形成轉勝為敗的局面。
   後來,迷路的第十一軍第二十五師趕到,這支生力軍,從會昌城西北發起衝鋒,迅速攻下城西北高地,敵人向會昌城退卻。
   9月2日早晨,不知錢大鈞在會昌已敗,黃紹竑的兩個師趕上來了,葉部又出城,拼死奮戰,全力出擊,到黃昏,再次把敵人擊退。
   會昌兩仗,表面上看來起義軍勝利了,但從最終戰果得失上評估,應該是得不償失。起義軍一方,第十一軍傷亡一千餘人,第二十軍傷亡七百餘人,錢大鈞和黃紹竑損失大約五千人,現實情況是,敵軍損失大,卻可以馬上得到補充,起義軍無後方作戰,根本無法補充,更糟糕的是,近千名傷病員如何安置?留下,部隊一走很可能被反共民團武裝殺害,況且農村也無醫無藥。帶走,更麻煩,如果對作戰受傷人員棄之不管,誰還肯為你賣命?管,只能是擔架抬著走……繳獲來的槍也捨不得丟,這更加增添了部隊行軍的負擔。
   民夫少,傷患多,部隊行進的速度極其緩慢。但困難更大就是沒有群眾基礎。凡事沒有人報信,兩眼一抹黑,起義部隊在明處,容易遭到敵軍襲擊。
   9月5日,起義軍先頭部隊到達長汀。周恩來在這向中央寫報告,彙報離開南昌後作戰經過:“總瑞金會昌兩役,我軍傷亡官兵,約近千數,子彈消耗亦多。本來沿途行軍,因山路崎嶇,給養困難,落伍逃亡重病之士兵,為數極多,經此兩役,我雖勝,但兵員與子彈之缺乏,實成為入潮梅後必生之最大困難。”
   過去宣傳,多講起義軍瑞金三戰三捷,極大鼓舞了士氣,稱全軍官兵,不減當年出師北伐之勇!其實這“三戰”,不僅消耗起義軍的力量,給我軍南下行軍增加極大困難,更使起義軍將士增加輕敵和驕縱之氣,為潮汕失敗埋下了伏筆。
   湯坑戰鬥的經過,更是鮮活例證:
   9月28日,賀龍率領第二十軍一、二師和葉挺率領的第十一軍二十四師,首先在揭陽縣湯坑地區與敵人相遇。起義部隊先擊敗了王俊警備旅,接著擊潰了薛嶽部第二師,隨即又與陳濟棠的第十一師展開激戰。由於連續苦戰,最後未能突破陳濟棠部敵軍防線。雙方都被迫撤出戰鬥。

责任编辑:许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