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全球化未來關鍵在於中美關係

   【本報綜合報導】沙特《阿拉伯新聞》日報網站發表題為《這是全球化終結的開始嗎?》的文章,作者為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事務、外交和重大戰略研究中心准會員安德魯·哈蒙德。文章認為,雖然全球化面臨日益加劇的挑戰,但也有與這些挑戰相抗衡的力量在發揮作用。最大的不確定性是中美關係的未來,這可能成為導致全球動盪顯著加劇或形成更深層次合作型戰略夥伴關係的因素,並可能幫助決定全球化會恢復活力還是會倒退。
   文章稱,人們日益擔憂全球化的未來,長期以來全球化一直是諸多正統政策的特徵。
   文章認為,當前的高政治風險凸顯全球化承受的主要壓力。全球化當前階段所承受壓力的一個新特徵是,通常以制定全球事務規則聞名的兩個國家——美國和英國——正令世界成為一個更加不確定的地方。從英國脫歐到特朗普領導的白宮每天上演的滑稽局面,莫不如是。
   不過,導致英國踏上脫歐之路和特朗普2016年勝選的問題及政治環境,目前在許多其他國家也存在。以歐元區第三大經濟體義大利新一輪政治緊張局勢為例,在布魯塞爾和羅馬圍繞從移民到預算規則等議題的分歧擴大之際,這種緊張局勢可能導致義大利政府在未來數周瓦解。
   文章稱,對一些市場參與者而言,最新一輪政治焦慮情緒如此令人擔憂的原因在於,自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的十年甚至更長時間裏,這種焦慮情緒被數輪動盪一次次激化。
   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如今面臨的諸多挑戰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圍繞喀什米爾的緊張關係加劇、華盛頓與俄羅斯的關係處於蘇聯解體後的低谷、國際恐怖主義持續構成威脅、巴以和平進程再次破裂,以及從敘利亞到阿富汗和利比亞等國持續動盪。
   文章稱,引發政治緊張關係的一個重要趨勢是全球實力正在發生重大轉移,轉向主要發展中國家。其中,主要的亞洲國家是迄今的主要受益者。儘管美國仍是全世界最強大國家,但它正在相對衰落。
   不過,在無數挑戰中,也有一些與這些挑戰相抗衡、可以支撐國際秩序和全球化的新情況。儘管大型多邊協議變得越來越難以達成,但11個國家不久前就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達成協議。該協定占全球貿易13%的份額,是僅次於北美自貿協定和歐盟的第三大貿易集團。此外,北美自貿協定剛剛經過重新談判,變身為擬實施的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歐盟不久前則與加拿大、日本等國達成一系列重大經濟協議。
   文章稱,這種經濟多邊主義受到一個密集的戰後國際機構網路支撐,尤其是聯合國。這些機構在成立數十年後仍然具有韌性和合法性。雖然這些機構需要改革,但依舊是它們總體上促進了國際局勢穩定和外交,尤其是在全世界五個關鍵大國都是聯合國安理會成員國的情況下。
   文章認為,未來,全球化會恢復活力還是倒退的根本驅動因素是中美關係的走向。雙方關係可能因緊張關係不斷加劇而受損,但雙方也可能形成富有成效的夥伴關係。如果雙方在軟議題(例如氣候變化問題)上的牢固夥伴關係能夠促成解決硬實力爭端(例如中國南海議題)的有效途徑,那麼雙邊合作很可能不斷深化。
   因此,雖然全球化面臨日益加劇的挑戰,但也有與這些挑戰相抗衡的力量在發揮作用。文章認為,最大的不確定性是中美關係的未來,這可能成為導致全球動盪顯著加劇或形成更深層次合作型戰略夥伴關係的因素,並可能幫助決定全球化會恢復活力還是會倒退。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