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南昌城頭的槍聲(二十三) ——研讀南昌起義史料劄記

——(周根保)

題記
南昌城頭的槍聲,像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奮起的力量。
——習近平
 
4、新型人民軍隊建設的重要開端
   粟裕把大餘整頓,看成是起義軍改造的重要開端。
   大餘整頓是從信豐整紀開始的。起義軍到了信豐,一進城,一夥士兵竟把老百姓當鋪搶了。朱德一聲令下,把部隊拉到十幾公里的山坳裏,把三個帶頭搶東西的士兵拉到一邊,當場槍決了。
   部隊十月底到達大餘縣,粵桂戰爭爆發了,反動派一時騰不出力量追趕起義軍,朱德、陳毅決定,以信豐整紀為契機,借軍閥混戰空隙,在大餘休整幾天,對部隊進行整頓。
   整頓中,首先嚴明紀律,規定繳獲的東西要歸公,在進行思想教育基礎上,整頓黨、團組織,成立了黨、團支部,進行黨、團員登記,把黨、團員,平均分配到了各單位,並在連隊設立了指導員。
   為了便於指揮,把隊伍整編為一個縱隊,朱德任司令,陳毅任指導員,王爾琢任參謀長。
   肖克後來追憶說,這次整頓,儘管沒有提出“支部建在連上”,但就本質意義上,和三灣改編是同一意義。
   整頓後的這支部隊,已經擺脫舊軍隊的痕跡,成為一支新型的革命軍隊,新的生命正沿著自己的方式在運動,在成長,在壯大。
   粟裕在回憶中寫道:“經過這一工作,部隊逐漸活躍起來,人們不再愁眉苦臉了,議論聲,談笑聲,常常在部隊中迴響,初步顯示了政治工作的強大威力。”
   起義軍在安遠縣天心圩、大餘、崇義上堡等陸續進行的整頓、整編、整訓,合稱“贛南三整”。贛南三整是改造舊軍隊和建設新型人民軍隊的重要開端。
   從繼承和發展的意義上講,贛南三整,不僅對當時起義軍鞏固和發展起了重要作用,而且為以後的整黨、整軍提供了寶貴經驗。所不同的只是在各個新的歷史時期,注入了新的內容,我軍各個歷史時間的整黨、整軍,無不幹山贛南整軍有內在的密切聯繫。
 
5、遊擊戰,“我起了一點兒帶頭作用”
   朱德有豐富的遊擊戰經驗,從辛亥革命開始,他就在四川、雲南同北洋軍閥打了10年之久的遊擊戰。後來在莫斯科學習,他就提出“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必要時拖隊伍上山”的遊擊戰思想。
   朱德在回憶南昌起義軍西進展開遊擊戰這段歷史時,很謙虛地說:“在這一點上,我起了一點兒帶頭的作用。”
   他在回顧南昌起義歷史時說:“我們由福建退至江西,開始被迫上山,被迫進行遊擊戰鬥。這有一個好處,從此以後開始轉入正確方向——遊擊戰爭的方向。”
   為適應遊擊戰的需要,起義軍在崇義上堡整訓中,提出了新的戰術問題,主要是怎麼從打大仗轉變為打小仗,也就是打遊擊戰的問題。部隊整訓中,部隊“每隔一兩天上一次大課,小課則保持天天上。”
   朱德說,“我們經過這次整訓,部隊走向統一團結,紀律性加強了,戰鬥力提高了。”
   據史沫特萊《偉大的道路》記載,朱德率領部隊在贛南進行遊擊戰,使部隊很快充滿生機。在安遠天心圩講話的第二天,“起義軍就撲到信豐,打垮了地主民團,收繳了有錢人家大米和錢財。兩天以後,又佔領了江西西南部的鎢城大餘,號召農民和鎢礦工人志願參軍。北伐時,原鐵軍第四軍在這裏留下一個運輸站,存有幾百套被服和其他軍需品。站上負責人把物資都交給我們,而且加入了我們隊伍。還有幾百名工人和農民參軍。”
   起義時任第20軍教導團團長侯鏡如回憶說:“會昌戰鬥中,朱總指揮我們和錢大鈞作戰,就採取了遊擊戰法。敵人退,我們跟著進,敵人駐下了,我們從四面八方打冷槍,擾亂敵人,不讓敵人休息。這就是敵退我追,敵駐我擾。”
   遊擊戰和做群眾工作,這是朱德在贛南轉戰中,求生存、求發展的生存之路。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