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南昌城頭的槍聲(二十三)

————研讀南昌起義史料劄記 (周根保)

題記:
   南昌城頭的槍聲,像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奮起的力量。
——習近平
 
6、第一次把武裝鬥爭同農民運動結合起來
   十一月初,部隊開始上山,到上堡、文英、古亭地區,開展遊擊戰。起義軍首先打走了占山為王的土匪何其郎部,控制了這個山區。
   部隊除了進行政治教育和軍事訓練外,以連、排為單位分散活動,幫助農民生產勞動,向群眾宣傳共產黨是幫窮人打天下的,窮人多,革命一定能勝利的革命道理。
   這是南昌起義軍第一次走向農村的偉大實踐。
   這段鬥爭實踐,時間只有二十幾天,朱德十分重視,他追憶說:“上山搞了個把月,覺得上山有出路。”起義軍收繳地主的土地和武裝,組織群眾分糧食、分財物。起義軍已改變了過去單純正規戰的作戰方式。
   粟裕說,這是“我們開始對新的革命道路的探索。”是“我們第一次把武裝鬥爭同農民運動結合起來。”
   不久,起義軍在宜章建立工農革命政權後,第一次提出“打土豪,分田地”的口號,開始了打土豪的鬥爭,群眾起來燒毀田契,有的地方自發分了土地,廣大群眾踴躍參軍。
   宜章起義的勝利,揭開了湘南起義的序幕,湘南其餘各縣的工農群眾,紛紛揭竿而起,武裝起義烽火越燒越旺。粟裕把朱德領導的湘南暴動稱著是“我們黨所領導的農民武裝起義的光輝典範之一,它在當時歷史條件下,正確引導湘南廣大農民走上武裝奪取政權的道路”。
   朱德、陳毅,在北上西進的艱難的條件下,仍然不忘八一起義的根本目標,在轉戰贛粵湘途中,積極開展“按口分田、插標分田”運動,大力創建蘇維埃政權。
   八一起義的歷史軌跡說明,八一起義之所以沒有停留在單一的武裝起義,而且在開展武裝鬥爭同時,積極開展群眾工作,其原因在於牢記了起義的根本目標和為民奮鬥的宗旨。
 
7、朱德親身傳授遊擊戰法
   十一月中旬,接到黨中央來信,要求朱德率部參加廣州起義,朱德遂兼程前往,走到韶關,得知起義已失敗,便在韶關西北犁步頭住下來。
   起義軍中的指揮員,多數是原葉挺獨立團的,有不少黃埔軍校的學生,他們打仗都是正規戰那一套。起義軍中的戰士,有許多參加過北伐戰爭,打的也是正規戰。南下征戰,打的也是正規戰。現形勢變化了,部隊轉到山區、農村,開始由正規戰向遊擊戰轉變。
   駐紮犁鋪頭一個來月,環境很隱蔽,為了適應遊擊戰需要,朱德利用這個有利時期,把幹部組織成立教導隊,進行遊擊戰戰術訓練。
   他根據自己多年的實踐經驗,制定訓練計畫,並自己口授編寫教材,親自任教,親自講授正規戰如何向遊擊戰發展。
   每期教導隊,為期七天,學員一百多名,都是部隊骨幹,朱德親自講了第一課,講完後,他把全隊分成兩個連,進行對抗演習,朱德擔任進攻連連長。在訓練中,看到學員動作不正確,他親自示範。
   他總是告誡大家:“一定要讓每一個同志牢牢記住,我們人少槍少,不能和敵人硬拼,我們要揪住敵人弱點,爭取避實擊虛的遊擊戰術”。
   粟裕、林彪都是從這次培訓中,開始掌握遊擊戰戰術,據史料稱,訓練中,粟裕由於進步快,常常受到朱德表揚。官兵在朱德的帶動下,個個精神百倍,在不長時間收到很好的效果。
   在訓練中,朱德為了適應客觀要求,提出了遊擊戰的新的戰術,即如何從打大仗向轉變為打小仗。在具體戰術方法上,把傳統的“一”字戰鬥隊形,創造性改為“人”字形,這樣不僅可以在實戰中減少傷亡,而且可以增強突擊能力。強調進攻中學會避實就虛,不要和敵人硬拼作無謂消耗。要求每個人熟練使用手中武器,以提高命中率,減少彈藥消耗……
   整訓一個月,部隊戰鬥力在上堡整訓基礎上,又大大提高了一步。
   朱德在西進途中,對部隊進行的遊擊戰訓練,為井岡山會師後,獲得三打永興、龍源口大捷,開闢湘贛邊根據地,都有不可低估的影響。
   朱德後來總結說:上山以後,“從此以後開始轉入正確方向——遊擊戰的方向,不是採取過去占大城市的方法,而是實事求是,與群眾結合,發動群眾起義,創造革命根據地。戰術也變了,有把握的仗就打,沒把握仗就遊。方向正確,革命力量就能存在,而且還能得到發展。”(人民出版社,《朱德選集》,1983年版第125頁。)
 
8、“統一戰線”的一次成功實踐
   南昌起義餘部,在一片白色恐怖的環境下怎樣生存?這是朱德面臨的棘手問題。要保存這股力量,衣食住行、武器補給怎麼解決?
   南昌起義前,駐在湘南的範石生第十六軍,一直同我黨保持著統一戰線關係。朱德率部進入贛南山區後,在報紙上獲悉國民革命軍十六軍在湘粵邊界,其軍長範石生,是朱德講武堂同學,朱德為了使部隊得到隱蔽休整機會,得到武器彈藥的補充,度過難關,決定與範石生“交朋友”。
   朱德與陳毅商議,決定在保持我軍政治上的獨立,保持原建制的前提下,利用範石生與蔣粵軍閥的矛盾,通過我黨在範部的地下組織,與範石生建立反蔣統一戰線。合作的條件是:我們是共產黨的隊伍,黨什麼時候調我們走,我們就什麼時候走,我們內部組織和訓練工作,完全按照我們的決定辦,我們行動自由,不受限制。雙方通過談判達成協議後,部隊隨即掛上第十六軍第一四0番號,朱德任團長,化名“王楷”。
   朱德回憶說“今天看來,當時和範石生搞統一戰線的策略,是完全對的,應該的。”當時與範石生合作,至少帶來兩大好處:第一,可以暫時隱蔽目標,求得休整的機會;第二,得到彈藥物質的補充。還發給了兩個月的軍餉。臨走時,又給了幾萬現洋作路費。
   起義軍以第十六軍名義作掩護活動了一個多月,後被李濟琛發覺,要範石生解決這支武裝,並逮捕朱德。範石生不忘舊誼,秘密告知朱德,接到範石生派人送來的緊急通知,朱德率部當夜離開,向湘南宜章地區開進。
   朱德和範石生的合作,不僅使起義軍得到休整,而且解決了後勤保障這一難題。
   這是革命靈活性與原則性的統一,是統一戰線的一個先導,是求生存求發展的一大創舉。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