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南昌城頭的槍聲(二十五)

—— ——研讀南昌起義史料劄記 (周根保)

題記
南昌城頭的槍聲,像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奮起的力量。
——習近平
 
9、起義軍第一次升起工農革命的紅旗
朱德從南昌起義主力失敗中認識到,中國革命的基礎力量是農民,沒有農民支持,革命便一事無成。朱德為了發動群眾打土豪分田地,首選在宜章進行年關暴動。
宜章暴動,胡少海作出特殊貢獻。胡少海出身宜章縣城一個地主家庭,本人背叛了家庭,參加革命,原在國民黨第十六軍當過營長,但身份未暴露。一九二八年一月二十二日中午,起義軍打著國民黨軍隊旗號,利用胡少海的名義,在敵人毫無戒備的情況下,順利開進了宜章城。
進駐縣城的當晚,宜章縣官員大擺筵席歡迎。筵席開始不久,朱德宣佈:“我們是共產黨的軍隊,宜章解放了。”按計畫速將敵官員抓了起來,縣政府前的國民黨旗被扯下來了。
這是繼毛澤東之後,起義軍第一次正式打出“工農革命軍第一師”的紅色軍旗,標誌著工農革命的紅旗——鐮刀斧頭的紅旗,在中國國土上高高升起。
宜章爆動成功,拉開了湘南爆動的大幕。宜章爆動後,接著建立縣蘇維埃政府,並由部隊結合地方政府實行“插標分田”,農民的積極性很快被調動起來,革命受到農民支持和歡迎,並積極參加新部,朱德部隊不僅得到擴大,還成立了地方部隊和農民赤衛隊,協助正規部隊作戰。宜章經驗使起義軍充分認識土地革命,爭取農民的重要,從而找到革命的出路。
 
10、正規戰轉變為遊擊戰,首戰告捷
宜章年關暴動的勝利,震撼了國民黨反動統治。國民黨急忙派許克祥率6個團的人馬,直奔宜章而來。面對兵力6倍於己的強大敵人,朱德、陳毅根據南昌起義的教訓,決定先退讓一步,指揮南昌起義軍(此時改編為工農革命軍第1師,實際只有相當於 1個團的兵力)主動撤離宜章縣城,轉移至地勢險要的湘、粵邊界山區集結待機。
許克祥率領六個團從韶關經坪石,順利地進入宜章縣城,一路未遇抵抗,認為工農革命軍不是對手,不敢與自己交戰,便留兩個團於坪石,親率兩個團進至岩泉(屬宜章縣),另兩個團則分佈在由坪石至岩泉沿途30公里的道路上,擺成一字長蛇陣。敵人長途行軍,沿線設防,忙於“追剿”,已疲憊不堪,而且由於戰線太長,首尾無法照應,已出現便於各個擊破的有利時機。朱德等領導人決定不失時機地向敵發起反攻。
許克祥六個團的一字長蛇陣,被工農革命軍各個擊破,潰不成軍,爭相逃命。這是南昌起義軍南征廣東失敗之後,朱德領導部隊變正規戰為遊擊戰,首次獲得的重大成功,創造了以少勝多的成功戰例,也是我軍戰史上第一個遊擊戰的經典戰例。
這一仗是湘南暴動決定性的一仗,從此,湘南的革命運動迅速展開了。不到半個月,我軍先後奪取了永興、耒陽、資興、郴州等縣城,建立起工農政權,各縣都有自衛隊、農民自主軍、獨立團,並在此基礎上,又組建了工農革命第七師、第四師。打土豪、分田地的土地革命,在這五個縣迅猛開展起來。
在朱德遊擊戰思想指導下,湘南起義,一個勝利接著勝利。佔領耒陽後,國民黨又從衡陽派兵攻打耒陽,朱德指揮主動撤出,林彪一個連的兵力,在農軍、民兵自衛軍配念,在敖山廟打了一個漂亮的伏擊戰,接著又把佔領耒陽的國民黨部隊擊潰。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