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南昌城頭的槍聲(二十八)

————研讀南昌起義史料劄記

(周根保)

  題記

  南昌城頭的槍聲,像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奮起的力量。

  ——習近平

  朱德率領從三河壩突圍出來的起義軍,在贛南轉戰時,已是“七零八落,沒有組織,有些人中途跑了,留下的人還有繼續要求走。”這是朱德解放後回憶當時情況說的話。

  1961年2月,朱德偕同康克清,由省委書記楊尚奎陪同,來到了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在天心圩軍人大會的油畫前,紀念館工作人員說:“每當我們向觀眾介紹您在天心圩的講話時,觀眾都很感動。”

  朱德笑了笑說:“那時的形勢,真困難呀,和黨中央失去了聯繫,部隊的目的地在哪里,下一步怎麼辦都不清楚,隊伍渙散,開小差的很多。這時,我把一些同志請來,向大家講了幾句心裏話,說:‘哪怕只有十幾、二十幾個人,我也要幹下去,中國革命是一定會勝利的。’會後,大家的情緒高多了,堅持幹下去的有七八百人。”停了一下,他又說,”部隊真正得到鞏固,還是在經過幾次整頓之後。那時,我們不急於打仗,而是花力氣把部隊的組織和紀律搞好。特別到了上堡,才算穩住了腳跟,部隊按遊擊戰的要求整訓。我們原來也不知道上山,開始上山搞了個把月,才覺得上山有出路。”

  毛澤東和朱德講述的故事,沒有豪言壯語,是書本上很難看到的,但卻告訴了我們一個真實的歷史故事:南昌起義剩下的部隊和秋收起義軍,這兩支小小隊伍,在外部遭受敵人追擊,內部不斷發生叛逃的困苦中,轉戰千裏,最終在井岡山匯成鐵流,使井岡山成為中國革命的中心和堅強的堡壘;使朱毛會師成為構築人民軍隊成長壯大的根基;使三大起義成為開創建軍大業的偉大的開端!

  正如習近平同志指出:“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原則和制度,發端於南昌起義,奠基於三灣改編”。

  毛澤東,朱德講述的故事,和習近平的重要講話,告訴了我們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堅定信念,聽黨指揮,是人民軍隊在風雨如盤的漫長道路上,在挫折中奮起,在困苦中勇往直前的精神支柱,是老一輩革命家開創建軍大業的軍魂!是建軍大業的偉大開端的基石!

  其實,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廣州起義,三支起義隊伍的部分力量,早在1927年底,就在一個偶然的機遇中,拉開了會師序幕——1927年12月14日,朱德奉黨的指示,率部準備上車南下支援廣州起義時,一批廣州軍官教導團的學員直奔他們而來,告訴朱德,廣州起義於12月11日提前舉行,起義軍3天之後便被打垮了,我們正在設法尋找朱德的部隊。

  這支從廣州起義突出重圍的幾十名幹部,從此融入了南昌起義隊伍中……

  從此,南昌起義和廣州起義的力量,融合了在一起。

  朱毛井岡山會師前,曾有一個插曲:1927年10月23日,張子清帶領秋收起義的一營,在江西遂川大汾因遭地主武裝襲擊,與毛澤東失去了聯繫。朱德在北上西進的途中,意外與張子清營巧遇,成為朱毛會師的第一個使者。

  當張子清向朱德介紹井岡山情況後,朱德立即派毛澤東的胞弟毛澤覃上井岡山,與毛澤東聯繫。

  兩軍相遇後,張子清營便暫隨南昌起義部隊行動,10月24日,張子清與副營長伍中豪一起,率三營來到上堡,和南昌起義部隊一起,開始了為期一個月的與南昌起義部隊共同訓練的生活。

  後來,根據情況的變化,張子清率部離開了朱德,重新回到秋收起義部隊。

责任编辑:吴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