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南昌城頭的槍聲(二十九)

————研讀南昌起義史料劄記

(周根保)

  題記

  南昌城頭的槍聲,像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奮起的力量。

  ——習近平

  其實,毛澤東與朱德,為了兩軍的會師,早已開始了相互聯繫:早在1927年10月下旬,朱德從中共贛南地方黨組織,得到毛澤東上井岡山建立革命根據地的消息,十分高興。這次又遇到張子清帶領的一營,知道了井岡山的情況,又派出了毛澤東的胞弟毛澤覃去聯繫;毛澤東率秋收起義部隊上山不久,便從井岡山派出何長工下山,尋找南昌起義的部隊,轉展一月之久,在犁鋪頭終於見到了朱德、陳毅,為南昌起義與秋收起義部隊,架起了兩軍聯繫的橋樑,為朱德井岡會師拉開了序幕。

  前面說到的何長工所著《偉大的會師》一文,詳實地介紹了會師的壯舉。其詳細過程,後面還會說到。

  後來的實踐證明:朱毛井岡會師,是中國革命的重要轉折,朱毛會師,不僅是兩支部隊的匯合,更是中國革命史上兩位偉人的結合。

  朱德成為中共領導人與毛澤東走農村包圍城市道路,第一個合作者。

  毛澤東對朱德上山也極為重視。

  據從秋收起義一直跟隨毛澤東的開國上將陳士榘回憶,毛澤東是從來不拿槍的,不論情況多麼險惡,有多少敵兵在追擊,毛澤東身上也不帶槍,唯有去見朱德,他挎上了槍,還詼諧地對身邊人說:“挎上盒子槍,師長見軍長。”(此時,因誤傳毛澤東被開除黨籍,改由黨代表改為師長。)據說,毛澤東還為這次會面準備了嶄新的衣服。

  文化大革命中,當周恩來向毛澤東彙報,造反派準備在首都工人文化宮召開批判朱德大會時,毛澤東沉思許久,說:“不管這個同志後來犯過多少政治路線錯誤,他把一支部隊帶到井岡山,這是一個大功,保留了很多幹部。所以寫歷史總是把這件事寫上。”

  周恩來還說:當紅衛兵說朱德是黑司令,“毛主席站出來說話了,你們年輕人不懂得歷史,這是不對的,朱德同志是‘紅司令’”。“朱(豬)毛,朱(豬)毛,沒有朱(豬),那有毛呢!”(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07年1月出版,尹家民著《南昌起義紀實》。)

  可見,毛澤東對朱德創造人民軍隊的地位和作用,對朱德帶領南昌起義走上井岡山,是何等重視!對朱毛紅軍的誕生,在開創建軍大業中的地位和作用,是何等重視!

  朱毛井岡會師,共築紅軍誕生的歷史,是人民軍隊建軍大業的基石。

  毛澤東和朱德講述的“只有從我這裏才能聽的故事”,就是對建軍大業基石的生動詮釋。

  二、兩支起義隊伍,演繹了幾乎相同的“上山”故事

  歷史又如此奇特,在江西上猶縣境內,兩山之間,毛澤東領導的工農革命軍和朱德領導的南昌起義軍餘部,雖然被敵人分隔兩處,但在探索中國革命武裝鬥爭的道路,怎樣建設一支人民的軍隊等問題上,各自都得出了幾乎相似的認識,演繹了幾乎相同的故事。

  1、都有一個出師不利後,“上山”的決策

  南昌起義軍,在以周恩來為書記的前委領導下,在1927年8月1日,在南昌城頭打響了震驚中外的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旗開得勝。根據中共中央的計畫,起義軍於8月3日陸續撤離南昌,南下廣東。10月初,起義軍在廣東潮州、汕頭地區,陷入敵人優勢兵力的包圍,起義主力遭到失敗。保存下來的部隊一部分轉移到廣東海陸豐地區,同當地農軍會合;主要部分在朱德、陳毅率領下,轉移湘、贛、粵邊遠山區,開展遊擊戰爭。

  潮汕失敗的主要原因,是按照北伐和蘇聯那一套,圍繞中心城市鬧革命,和強大敵人搞硬拼。

  朱德和粟裕說:“過去那個搞法不行,現在要伸伸展展搞一下。”

  朱德為了扭轉根本方向,在10月7日在茂芝會議上,在統一“要不要堅持和如何堅持八一起義旗幟”問題的基礎上,決定蔔不拘泥過去方針,率領部隊避開重敵包圍的重鎮,向西北敵人薄弱的山區轉移。

  史學界稱,茂芝會議孕育了南昌起義從失敗走向勝利的曙光。

  事實證明,方向轉變了,路子就寬了。半年來伸伸展展的搞,朱德創造了許多別開生面的新局面:沒人發餉,朱德帶部隊打土豪,到地主家殺豬,挑糧食;

  通過與範石生合作,不僅解決了經費、裝備,還得到一個來月休整;在湘南暴動中,第一創造了“起義軍、農軍和自衛隊三結合的武裝體制”,第一次開展“插標分田”,把土地革命口號落實到實處……

  湘南暴動,遍及二十個縣,擁有百萬人參加,革命的風暴,震驚全國。……

  茂芝會議是南昌起義軍從失敗走向勝利的轉捩點,茂芝會議決策,給南昌起義軍帶來了新生。


责任编辑:吴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