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外媒:歐洲緣何變成“世界病夫”

【5月1日,由法國各大工會組織和黃衫軍領導的“五一勞動節”大遊行最終轉變成一場騷亂。】
  【本報綜合報導】沙特《阿拉伯新聞》日報網站發表題為《歐洲成為世界病夫》的文章,作者為美國約翰·赫爾斯曼企業諮詢公司總裁約翰·赫爾斯曼。文章稱,歐洲各國均面臨由經濟增長緩慢和人口老齡化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各國之間也存在各種分歧,歐洲正陷入衰敗。不願意也沒有能力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更不用說著手設想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而這種態度正是歐洲緩慢衰落的根源所在。

  文章介紹稱,政治風險分析評估的變化要麼可能具有顯著的歷史意義(如戰爭和革命),要麼可能是一些國家在年復一年的漫長興衰過程中發生的最緩慢的現象。就像發生在曾被稱為“歐洲病夫”的19世紀奧斯曼帝國身上的事情,緩慢衰落也許更難以識別,因為它會以一種無法察覺的速度發生,以至於需要世界級的政治風險分析家才能完全分辨。

  目前,這種細微但決定性的變化正在歐洲發生。

  陷入“末日衰敗”

  文章稱,這一進程至今已經進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20年前,作者曾寫過一系列引起爭議的文章,預言歐洲處在絕對衰落中。這些文章遭到了嘲笑和蔑視,因為人們冷漠地指出,歐洲依然是一個富裕的、文化豐富的宜居之地。這樣一個天堂怎麼可能陷入衰敗?但在一代人的時間之後,沒有人會嘲笑這一大膽的政治風險斷言。

  為什麼知識界的風氣會有這種變化?眼下,西班牙即將舉行五年內的第五次選舉。波蘭政府與歐盟陷入長期對立。義大利發現自己距離經濟蕭條僅一步之遙。隨著德國緩慢走向衰退,德國總理默克爾的統治進入尾聲。英國正在奪門而出。最後,法國總統馬克龍剛剛才在巴黎持續數月的騷亂中倖存。

  文章稱,隨著防務開支下降至短缺——德國目前國防開支占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2%,作為一個整體的歐洲大陸在戰略和軍事上正變得無足輕重。2018年,在29個北約盟國中,僅有7個國家達到軍費開支占國內生產總值2%的最低目標,其中只有三個是大一些的聯盟成員國(美國、英國和波蘭)。而歐洲大陸其餘的國家似乎認為自己可以永遠在歷史之外獨善其身。

  過去20年,中國崛起取得大國地位,同時美國仍維持世界最重要經濟體的身份,而歐洲卻蹣跚走向衰落,無法跟上全球化的快速步伐。如果人們把GDP每年增長2%確定為發達工業化社會在現代保持健康發展所必須達到的指標,那麼情況就變得清楚多了。2018年,美國經濟強勁增長2.9%,而德國和法國維持差強人意的1.5%增長,義大利慘澹增長0.9%。今天羅馬震驚地發現自己的經濟規模還不及衰退之前2008年的水準。

  文章稱,歐洲的人口問題尤其觸目驚心。日益惡化的老年撫養比——即社會中養老金領取者人數與勞動年齡人口規模之間的關係——不可能因為主觀願望而消失。在歐洲無可爭議的經濟發動機德國,這些數字尤其令人擔憂。德國的老年撫養比在2018年為33%,預計到2030年將上升到極限的52%。在這段時間內,勞動人口下降600萬的同時,德國領取養老金的人數將飆升500萬。

  精英“自甘墮落”

  即將卸任歐盟委員會主席的讓-克洛德·容克曾經直言不諱地歎息道,“我們都知道需要做些什麼,我們只是不知道做了這些之後如何還能再度當選”。

  文章認為,這種歐洲精英政策和政治的失敗,就是讓民粹主義之貓混入建制派鴿群中的原因所在。歐洲還發現自己陷入了難以處理的政治分歧:圍繞移民問題的東西分歧,以及圍繞無休止的歐元區危機的南北分歧。

  在所有這些軍事、經濟和政治問題上,都有一個共同的進程在起作用:歐洲精英階層已經失敗,並且自己無法認識到這一點。問題在於自由主義精英甚至都不願費心為了自衛而派人駐守城垣。

  文章最後寫道,這就是古希臘人用“墮落”一詞所要表達的含義——不願意也沒有能力意識到自己的問題,更不用說著手設想解決這些問題的辦法——而這種態度正是歐洲緩慢衰落的根源所在。

责任编辑:吴玲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