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南昌城頭的槍聲(三十一)

————研讀南昌起義史料劄記

(周根保)

題記

  南昌城頭的槍聲,像劃破夜空的一道閃電,使中國人民在黑暗中看到了革命的希望,在逆境中看到了奮起的力量。

  ——習近平

  這次整編,在思想整頓的基礎上,把部隊從一個師縮編為一個團,確立了“支部建在連上”的制度,建立了士兵委員會,在軍隊內部實行民主主義制度。三灣改編,是秋收起義軍的一個轉捩點,毛澤東後來說:1927年,在三灣村“那個村子裏,工農革命一個師整編為一個團,那是一次新生。”

  朱德率領南昌起義軍,在西進的轉戰中,所遇到的困難和考驗,和毛澤東率領秋收起義軍所遇到的情況,幾乎相似。

  當年隨朱德一起戰鬥的楊志誠,解放後回憶了這段歷史:“這時已是十月下旬,山林裏氣候已經很冷了,我們身上卻還穿著八一起義時發下的單衣,破爛不堪,到處是汗汙,到處是破洞。短褲遮不著的小腿,飽受風吹日曬,皴裂得像兩條木棍子。鞋子早已穿爛了,要打草鞋,既無材料,又無時間,有的撕下塊布把腳包起來走,有的索性打赤腳走。露營更是經常的宿營方式。一到宿營,個人弄把樹葉子墊在身子底下。至於吃飯,那更是困難。吃飽肚子的時候是少有的,尤其難耐的是疾病的折磨,南方發病的季節,拉痢、打擺子的一天天增多,又沒有醫藥治療,有的就寄養在老鄉家中,病勢沉重的,就在野營的樹下或是小道旁犧牲了。

  自然,也並不是每個人都到了目的地的。很多人受不了這種失敗的考驗,受不了這種艱苦困難的考驗,不辭而別了。一路行軍,只要碰上岔道,就有三三兩兩向岔道上走了,喊也喊不轉。記得這天剛上路沒多久,我們連的一個湖南籍士兵便離開大路走開了。我追上去喊他,他掉轉身來,舉起槍,刷拉推上了一顆子彈,指著我說:“你敢來?”我連忙講好話:“朱軍長說過,你受不了苦可以走,可是槍是革命的武器呀!……”他想了想,把槍一扔,頭也不回地走了。像這樣的事,不是一回兩回,在到達信豐的時候,迫擊炮也被陳葉珍帶走當土匪去了。”

  面對部隊一哄而散的混亂局面,陳毅問朱德:“有什麼辦法呢?”

  朱德說:“只有一個辦法,擺脫追兵停下來,整頓一番。”

  進入江西,敵人忙於打內戰,不追了,朱德抓住這個時機,搞了影響的大餘整編,上堡整訓,加上天心圩的初步整頓,後人們稱之為“贛南三整”。

  朱德在自述中說:“在軍閥混戰的矛盾中間,我們得到一個月的休息,在那裏開會,進行教育,建立政治工作以了人軍事技術工作,部隊有一千多人,共產主義覺悟是提得很高,大家興趣很高,連伙夫也是這樣,都認為非階級鬥爭,非組織紅軍不可。”(解放軍文藝出版社,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朱德自述》,2003年1月版。)

  整頓後的這支部隊,已經擺脫了舊軍隊的痕跡,成為了一支新型的革命的軍隊。

  一個“三灣改編”,一個“贛南三整”,同是改造起義軍的寶貴法寶,“三灣改編”和“贛南三整”,不僅對起義軍的鞏固和發展起了重要作用,而且為我軍以後的整黨、整軍提供了寶貴經驗,可以說,我軍各個歷史時期的整黨、整軍,無不和“三灣改編”、“贛南三整”有著內在聯繫,所不同的,只是注入了新的內容,有了新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