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消除“变相家境调查”需要立规矩

何勇海

近日,有深圳家长在微博上控诉称,深圳某幼儿园的老师要求每位家长拍摄一张“我家的车”上交,该照片将用于班级主题墙的一部分。该家长认为这是把孩子分成了“三六九等”。南山区教育局称,幼儿园已终止此活动并进行反思。

不少网友因此感叹,“没个好车都不敢生孩子了”。但也有网友认为,家长因为太敏感而把问题看偏、看严重了。笔者认为,若只想打造汽车主题墙,网上下载一些汽车图片即可,为何要动用全体孩子拍自家的车?如此要求就怪不得家长浮想联翩了。

拍“我家的车”可能引发幼儿攀比。在一个幼儿园、一个班级,孩子们的家庭经济条件有差异,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让全体学生拍“我家的车”并展示,家里只有电动自行车、没有机动车的,怎么办?会不会打击这些小朋友的内心呢?如今的幼儿见多识广,心地虽单纯,不会仇富,但起码的自尊心还是有的。

进一步说,向学生采集“我家的车”之类的家庭信息,有侵犯隐私之嫌。学校教育无关学生家庭的地位与财力,学生家庭有车无车、有好车还是差车,不是学校教育必需的家庭信息。要求学生拍“我家的车”上交,已经超出学校教育的权利边界,有滥采学生家庭信息之嫌,涉嫌侵犯学生的隐私。去年9月,深圳某幼儿园下发调查表,调查幼儿家庭是自购房还是租赁房,以及户型与房价等信息,同样是侵犯学生隐私的举动。像汽车、住房等带有透露学生家底性质的内容,家长没有如实告知的义务。

拍学生家的车,问学生家的房,教育绝不该如此势利。深圳这两家幼儿园被质疑变相进行家境调查再次表明,应该给幼儿园、学校采集学生家庭信息立个规矩、套个笼头,学生的哪些家庭信息可以采集,哪些家庭信息应该谨慎采集,哪些家庭信息不能采集,并赋予家长与学生拒绝权。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方面,在个人信息泄露事件频发的当下,可以避免学生及其家庭信息被更多地泄露;另一方面,可以保护一些学生的敏感心灵和隐私权,甚至可以维护教育的纯洁与公平。

责任编辑:Ar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