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專題

中美大勢(上)

這篇文章我們不會去分析短期內中美怎麼博弈怎麼較量,本篇將給予我的讀者一個更高的視角去觀察未來的全球格局。
嗯,我給你們講的是真正的大格局。
首先講一個核心觀點。
中美博弈終極結束時間在2050年左右。中美博弈的結束意味著5000年人類文明史終於告別了存量博弈的歷史,進入一個激動人心的嶄新階段——偉大的星際探索階段。
嗯,不要覺得這個2050年距離你很遙遠就漠不關心,接下來你將看到的是一幅波瀾壯闊的畫卷,哪怕你今年60歲,你也有很大機會見證這幅畫卷的全景圖。
 
1、人類5000年文明史其實是一個痛苦的存量博弈史。
存量博弈本質就是零和遊戲,強者恒強是因為掠奪了弱者的資源。
在農耕文明的階段,不同的文明爭奪的標的主要是土地與人口,只要擁有土地與人口就能生產更多的糧食、絲綢與瓷器。在農耕文明的階段所謂的富貴都是在佔有更多的土地與人口基礎上的。落後的生產力只能保證極少數人能過上舒適的生活——“朱門酒肉臭”對應的一定是“路有凍死骨”。
工業革命是人類生產力的第一次飛躍,但是在現有的科技水準下,現有的生產力水準也只能讓相對少數人過上比較舒適的生活(這個比例比農業時代要高得多)。
全球70億人口,發達國家只有8億人,如果扣除發達國家貧困人口,加上發展中國家的富裕人群,全球過上舒適生活的人群不會超過10億人——1:7就是目前人類生產力水準發揮到極致的現狀。二戰之後為什麼只有少數國家(主要是亞洲4小龍總人口不超過1個億)能夠跨過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進入發達國家俱樂部?從本質上講就是二戰後人類生產力的發展增量只允許增加這麼一點人口過上舒適的生活。其他國家的人民可不可以擠進發達國家俱樂部?可以,前提是你得拿出獨特的核心競爭力把俱樂部某個成員擠出去!存量博弈就是這麼殘酷!
中國偏偏就是這麼一個另類。
我常常講,中國的體制作為後發國家去挑戰發達國家是有很大的優勢的。中國體制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集中力量在一個點上突破——西方那套體制是完全無法做到這一點的(戰爭時期可以,和平年代是不行的)。
打一個比方,普通人拿著一個鉛球大多是靠著臂力扔出去,專業運動員怎麼扔鉛球?先扭腰沉襠壓腿,然後彈腰旋轉蹬腿再抬臂發力——這一套動作其實是將腰力、背力、腿力、臂力集中在一起瞬間爆發,通過鉛球這個點釋放出來,其距離遠遠超過普通人。
嗯,中國就是這個專業運動員。
從改開到現在不過40年,中國從無到有逆襲從發達國家手裏拿下多少產業?白色家電、通訊設備、安防、光伏、高鐵、核電、面板——西方媒體稱中國為“發達國家粉碎機”不是沒有原因的。
現在中國提出《中國製造2025》——這是一個雄心勃勃的產業升級計畫,我是很有信心的。雖然產業升級目標是發達國家最後的堡壘,但是中國是“專業運動員”呀!我們是一套組合拳去競爭——包括稅收政策、金融政策、財政補貼、產業政策、教育資源配置——如果將企業比喻成擲鉛球的那只手臂,那麼這一套組合拳就是給“手臂”絕大助力的“背力、腰力、腿力”——與西方國家的企業只能僅憑“臂力”競爭,超越它們只是時間問題。
那麼,如果14億人口的中國勢不可擋的擠進發達國家俱樂部,會有什麼後果?
那就是西方發達國家的一場災難!
2010年5月,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接受澳大利亞電視採訪時,針對中國想要在“用足機遇”之後轉變發展方式、讓中國人民也過上富裕生活的歷史選擇,發出了極其恐怖的嚴厲警告。
奧巴馬通過電視鏡頭向全世界明確宣佈:如果10多億中國人口也過上與美國和澳大利亞同樣的生活,那將是人類的悲劇和災難,地球根本承受不了。
因為人類文明目前的生產力水準——或者說對地球資源的利用水準只能支撐10億人口過上舒適的生活。
一旦中國進入發達國家俱樂部,必然會將絕大多數發達國家打到發展中國家這個層級,即使勉強留在俱樂部的國家,其大部分人口的生活水準都將大幅度倒退。
決定人類生活水準主要有3個指標——糧食、礦產(包括石油)、電力。
其中衡量人類生活品質最重要的指標是人均電力消耗量。
從21世紀開始,全球人均電力消耗年增長只有1.1%,中國是7.3%,發達國家幾乎沒有增長。2009年——2015年,6年時間全球電力消耗量增長了17%,中國增長了52%,美國只增長了6%,全球電力消耗量增長的57%是中國貢獻的——這個崛起的勢頭是很嚇人的。
2016年中國拿走全球石油的15%,全球鐵礦石的50%,全球主要大豆出口國出口量的70%。然而現在中國人均肉類消耗量只是美國的50%,人均汽車保有量是美國的20%,人均電力消耗是美國的30%,如果中國這幾項指標達到美國標準是個什麼概念?是不是中國要拿走全球絕大多數資源?
所以,存量博弈的背景下奧巴馬的觀點是沒有問題的。
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21世紀之後發達國家——比如美國電力消耗增長如此緩慢?
原因很簡單:人類科技發展已經陷入一個停滯的瓶頸!
 
2、科技發展停滯帶來的美國精英階層的焦慮是導致中美博弈的決定性因素。
講一講這個科技發展的大時代背景。
毫不誇張的說,人類關於基礎科學理論已經停滯了將近70年。我們現在所有的科技成果都是應用科技的發展,基礎理論還停留在上個世紀愛因斯坦的時代。
基礎理論不突破,應用科技發展是有極限的。
不要小看科技發展對人類社會的影響——近70年來國際重大政治經濟局勢變化都與這個有關。
上個世紀初,美國就成為全球最大的工業國家,20世紀初——40年代人類基礎科學理論有了重大突破——代表成果就是量子力學與愛因斯坦的相對論,這兩項成就重建了現代物理學,讓人類對自然與宇宙的認識上了一個臺階。基礎理論的突破帶來了二戰後應用科技的爆炸式繁榮。
70-80年代,美國基於對未來科技發展的樂觀前景主動將自己的中低端製造業轉移出去(美國的產業轉移當然還有其他的因素,但是對科技發展前景樂觀的態度絕對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美國的戰略很明確,我就只做戰略性的高端產業——包括金融與高科技,其中高科技產業就是根本,我依靠自己最強大的科技力量不斷推動科技發展、產業升級來領跑全世界。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到了21世紀,美國的精英階層突然發現,從愛因斯坦的時代已經過去了70年,基礎理論遲遲無法突破,應用科技發展也漸漸走到了極限——或者可以說,應用科技的發展已經快要榨幹基礎理論這個檸檬最後的一滴水。
怎麼辦?
美國精英階層集體陷入一種科技發展停滯的集體焦慮中。
特別是回頭一看,中國正在用體制凝聚整個國家的力量如同一匹烈馬正加緊趕上來。這個時候其實最好的選擇是自己加快前進的步伐,但是,卻感覺前進越來越困難。
以晶片產業為例。
晶片產業有個摩爾定律。
它是由英特爾(Intel)創始人之一戈登·摩爾(Gordon Moore)提出來的。其內容為:當價格不變時,積體電路上可容納的元器件的數目,約每隔18-24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換言之,每一美元所能買到的電腦性能,將每隔18-24個月翻一倍以上。這一定律揭示了資訊技術進步的速度。
這個定律維持了將近半個世紀,現在感覺也到了極限。比如,晶片的制程工藝從90納米,發展到28納米,到14納米,到7納米,目前最先進的晶片制程工藝已經幹到3納米,後面還有什麼發展空間?
晶片的摩爾定律走到極限深刻揭示了基礎理論不突破,應用科技早晚會走到盡頭的規律。
所以,當美國發現自己的高科技產業向前發展越來越困難時,回頭全力狙擊追擊者就是最合理的選擇。
這實際代表著一種存量博弈的思維——我的高科技向前走不動,我就只能狙擊追擊者不要趕上來。
沒有增量的蛋糕,我就儘量多分一點存量的蛋糕——為什麼特朗普要狙擊《中國製造2025》,為什麼從奧巴馬時代(包括特朗普)開始提制造業回歸,為什麼美國政府開始學習中國拼命的“招商引資”——要將過去自己主動轉移的中低端製造業拿一部分回來,就是這種存量博弈思維的表現。
所以,現在國際社會出現很奇葩的現象,科技力量最強大的領導者美國大搞保護主義,而追趕者中國卻在高談全球貿易自由化,談人類命運共同體——說白一點,美國拼命捂住口袋+製造業回歸就可以在存量蛋糕中多分一點,中國宣導全球化也是打算從別人口袋裏多撈一點。
所以,中國輿論界憂慮中國晶片、航空發動機、高端裝備等等與發達國家的差距就是一個偽命題,他們都走不動了,我們就是一只烏龜也可以趕上去,更何況我們不是烏龜而是一個“專業運動員”。
所以,中美貿易摩擦長期化複雜化就無法避免。
怎麼辦?
什麼謀略什麼妙計都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存量博弈是最殘酷的零和博弈甚至負和博弈。
唯一的出路還是科技突破,讓大家看到增量的前景。
舉一個例子。
從工業革命開始,人類就陷入一種能源焦慮中。
18——19世紀,人們在擔心煤炭還能支撐人類多久?
20世紀,石油替代煤炭後,人類就開始擔心石油能支撐人類多久?
現在這種能源焦慮症基本消失了。
因為葉岩氣、可燃冰等等新型能源的出現,讓人類發現,過去幾百年的能源焦慮症本質上是一種低科技水準的杞人憂天。現在的能源問題根本不是石油耗盡了怎麼辦的問題,而是越來越多能效更高的新型能源逐漸替代石油的問題——最快十年後,石油逐漸邊緣化已經是大勢所趨。(來源:資管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