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要聞

时政评论

制定維護國家安全法是穩定香港的唯一對策

   6月12日,香港爆發轟動全球的金鐘騷亂,香港政府無力平息事態,不得不暫停《逃犯條例》修訂。但退讓顯然沒有換來和平,7月1日,在全港慶祝回歸22周年之際,部分示威者以暴力方式衝擊立法會大樓,肆意損壞設施。
   事件再一次證明了本報執行社長、高級評論員周新政博士在《香港“占中公投”的合法性分析》一文中提出的觀點:《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應該成為香港必須履行的憲制責任,如果不解決這個問題,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不能夠早日制定,類似類似金鐘騷亂、“占中”暴亂等的事件還會一再重演。
   香港金鐘骚乱所反對的立法,其實與中央政府並沒有直接的關係——這是一場由香港反對派組織的“反修例遊行”,而此次香港特區政府修改《逃犯條例》的起因是一樁香港少女在臺灣遇害案:去年2月,香港少女潘曉穎與男友陳同佳赴臺北並在當地遭後者殺害,陳某隨即逃回香港,不久陳某在香港被捕,並承認在臺殺害了女友,但由於港臺沒有簽署移交逃犯協議,造成了香港警方移交不出去,臺灣接不進來處理此案的情況,香港只能對其在港處理被害人財物時犯下的洗黑錢罪進行起訴。
   此案發生後,為彌補法律的漏洞,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於今年2月向立法會提交建議,修訂《逃犯條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處理內地、臺灣等與香港未簽有關協議地區的移交逃犯要求。
   那麼,這件為發生在臺灣的香港居民遇害案發起的“修例”為什麼會激起“反修例遊行”?更離譜的是,怎麼會演變成了反對中央政府、反對香港員警、衝擊立法會的暴力大騷亂?
   有人說是香港反對派散佈虛假資訊誤導市民,製造香港社會恐慌;有人說參與金鐘騷亂大遊行的很多香港民眾是當年冒險偷渡到香港的人及其後裔,這些人對中國大陸有很大的抗拒性;有人說是境外反華組織出錢出力、甚至直接派人到現場指揮暴力行動;還有香港媒體報導說,有記者採訪一些遊行民眾關於對修例的看法,很多人居然都沒看過《逃犯條例》;有媒體稱,“金鐘暴動”的示威者組織能力超過5年前非法“占中”,不但預先通過隱秘社交群組收集物資,還組成七人以下小隊,現場通過手機藍牙互傳資訊,“以避重就輕地進行遊擊佔領”;有網媒流傳現場有遊行人士派鈔票相片,有線民揭露有關交易價碼,參加遊行可收1000元,唱衰政府2000元,搞事打架高達5000元。更有甚者,事發當日(6月12日),加密通信軟體Telegram突然遭受大規模DDoS攻擊,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等十多個國家的用戶都受到影響,Telegram CEO隨後在個人推特上提到,發起 DDoS 攻擊的IP地址多為中國IP,時間上與金鐘騷亂吻合,目的應該是干擾通訊聯繫……
   這些足以說明金鐘騷亂中很大一部分遊行人士是被境外反華組織、香港反對派收買、煽動來的,但絕不會是全部。這次騷亂遊行人士中有相當一部分是青少年,這說明香港回歸後的愛國主義教育體制存在問題,記得曾有報導說2003年爆發香港反對23條立法(即維護國家安全法)大遊行時,有大學中學教師教唆學生上街遊行、甚至以此考評打分,有小學教師在美勞課上教學生製作反對23條立法的宣傳圖片……
  這些老師在事後會不會受到處罰,我覺得很有疑問!因為香港沒有這樣的立法,沒有處罰的依據。但這樣的西方殖民時代教育出來的無腦反華的老師繼續任教,即使香港政府再怎麼重視愛國主義教育,到了他們這些一線教師的手中會歪曲成怎樣的效果真的不好說!從“占中事件”和這次金鐘騷亂的情況來看,起碼對於部分青少年的愛國教育的效果不是特別理想。
   引爆金鐘騷亂的原因專家們有了很多分析,這裏不再啰嗦,筆者認為,除了外界的收買、煽動外,也與“占中事件”的處理雷聲大雨點小,作惡者幾乎不受處罰有關;一些參與者、盤觀者很可能將事後中央政府為了幫助香港發展經濟而推出的一系列優惠政策當成了暴力示威的紅利、當成了中央政府的讓步,由此形成了“會哭的孩子有奶喝”的思維邏輯。
   “國家大事,唯賞與罰。賞當其勞,無功者自退;罰當其罪,為惡者鹹懼。”筆者以為,“縱小惡者必釀大禍”。“占中事件”的做大與反對23條立法大遊行煽動組織者不受罰有關,金鐘騷亂與“占中事件”組織煽動者的處理不力有關,衝擊立法會事件與金鐘騷亂組織者、參與者不能及時追究責任也不無關係,在暴力破壞立法會、包圍香港員警總部之後,香港政府的威望已經遭到嚴重打擊,如不嚴厲處罰肇事者、組織者、參與者,必將遺禍無窮。
   但沒有維護國家安全法一類的法律,香港政府想要追究責任處理當事人,尤其是想依法處罰沒有實施暴力的組織者、沒有到場的煽動者,實在是難以勝任!
   與之相比,澳門能夠在鄰近香港的狂熱氛圍中安然不動,與2008年《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立法有著不可忽視的關係,本報周新政社長當年能夠有幸參與推動《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通過,至今仍引以為驕傲不是沒有道理的!
   美國在遭受“九一一”恐怖襲擊之後出臺了比《澳門維護國家安全法》及擬議的《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更加嚴苛的《愛國法》,一向標榜民主自由的美國卻沒有人反對過這些國家安全立法,因為他們明白,穩定的社會秩序、安全的生活環境要比某些過度的自由更加重要。
   當然,按照香港基本法23條的規定,香港應該在回歸後的幾年內就通過維護國家安全法,延誤至今,禍患已經初顯,要穩定秩序人心,至少要注意以下幾個事項:
   第一自然是儘早制定維護國家安全法,使制約處罰煽動暴力、分裂國家、叛國求利者能夠有法可依;
   其次是要增強文化認同,香港政府應該立法每年投入足量的資金,並爭取中央政府支持,從理論、思想、文化、宣傳、教育、法律等全面開展去殖民化、增強中華民族認同、愛國愛港的工作。
   其三是要修法去殖民地化,“一國兩制”保障了港澳的高度自治,但“兩制”必須置於“一國”之內,為此有必要全面梳理香港的立法及司法慣例,去除有利於西方殖民者而不利於中國及香港的、與基本法相抵觸的法律,要善用全國人大對基本法的解釋權;
   其四,在全面梳理香港法律並保障個人言論自由的基礎上,對一些鑽言論自由的空子,違反政府制定的教育大綱,煽動教唆青少年學生反華叛國的教師、教授們要全面清理;
   其五,參考移民大國美國的做法,對所有入籍香港的移民、所有報名參選的各級議員,以及考試入職香港政府體系的公務員、教師等,要舉行忠誠宣誓,不愛國愛港的人無權享受政府薪酬及行使公共權力;
   其六,要儘快成立一個指數中央政府的專門機構,對參與、組織、煽動叛國、分裂等損害國家主權利益的不法之徒進行嚴厲打擊。
   制定維護國家安全法不僅是香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是香港人作為中國人的國民責任,也是香港建立一個真正穩定、安全的社會秩序、法治制度的必然選擇!(时政评论员:许晓宇)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