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要聞

解決香港問題時機還未成熟(二)

——(本報評論員 許曉宇)

   筆者上周說過,中央政府全面介入徹底解決香港問題的時機尚未成熟,但這並不代表中央政府就要袖手旁觀,任由香港問題發酵,什麼也不做。恰好相反,在這個人心惶惶、動盪不安的時刻,正是中央政府介入的好機會。
   讀者或許會問:一會兒說時機未至,一會兒又說是介入的好機會,你是不是在自打嘴巴?非也非也!筆者反對的是在香港“沉默的大多數”還沒有找准方向的時候全面介入、強硬介入,但並不反對中央政府根據形勢發展,找準時機部分介入、軟介入。
   比如說,近日當香港國泰航空先後發生飛行人員參與暴力衝擊,被控暴動罪卻未被停止飛行活動,以及惡意洩露航班旅客資訊等事件,在飛行宣傳中支持“港獨”等惡劣行為後;中國民航局發出安全風險警示,並在警示中對香港國泰航空明確提出三點要求:一是自2019年8月10日零時起,對所有參與和支持非法遊行示威、暴力衝擊活動,以及有過過激行為的人員,立即停止其執飛內地航班或執行與內地航空運輸活動相關的一切職務活動;二是自2019年8月11日零時起,向其在內地的運行合格審定機構報送所有飛往內地和飛越內地領空的機組人員身份資訊,未經審核通過,不予接收該航班;三是於2019年8月15日零時前,向其在內地的運行合格審定機構報送公司加強內部管控、提升飛行安全和安保水準的措施方案。就是一發妙招絕跡。
   明眼人都知道,這是殺雞儆猴,樹立反面典型,但火候把握得恰到好處。在佔據維護航空安全大義的前提下,合理合法的動用行政管理權限作出適度的反擊,既對支持“港獨”的企業發出了嚴重的警告,又留有讓人迷途知返的餘地。而對於再次偏袒參與暴力衝擊活動的國泰航空人員,同意保釋並可任意出境的“洋法官大人”,僅僅是點到即止,因為對這種歷史遺留問題,還沒有到全面解決的時候,還有不少香港人尤其是香港法律界人士依然留戀英國殖民者遺留下來的法律機制及“洋法官大人”,時機尚未成熟。
   同樣,中央政府沒有直接介入打擊香港暴徒是因為高層始終明白,香港的這場暴亂不是香港人發起的,而是西方反華勢力下的一手暗棋,尤其是英美反華勢力日益暴露的陰謀:一方面意圖攪亂香港,打亂“一國兩制”的進程,進而增加中國通過“一國兩制”實現對臺和平統一難度;二則破壞香港經濟,進而影響大中華經濟圈的發展,遏制中國通過“一帶一路”開拓外向型經濟發展的進程;三則離間中國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政府、大陸人與香港人的關係,如果中央政府處理不當,輕則敗壞中國日漸好轉的國際形象,重則把中國拖入與香港人的直接對抗,再利用國際輿論譴責及經濟制裁等手段打斷或者延緩中國和平發展復興的機遇。
   這也是筆者一直認為時機未至,中央政府就不應該全面介入香港問題的主要原因。在這場博弈中,在某種意義上,香港員警和香港暴徒,香港特區政府和外籍洋人法官都是被迫或者被引誘轉化的棋子,中央政府的對手應該是下棋的另一方——出錢出力策劃導演了整個事件的西方反華勢力,黑衣暴徒雖然人數眾多,但大多不過是受人矇騙蠱惑以及收錢出工的烏合之眾,翻不起大浪,中央政府沒有必要直接下場參與博弈。
   目前為止,中央政府應對得當,既沒有踏入陷阱,也沒有退縮,而是一邊明確表態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一邊直截了當地找上幕後的黑手,揭露西方反華勢力的陰謀,爭取國際輿論的支持,同時也耐心地說服、引導和等待更多香港居民的覺醒。
   筆者還是那句話,中國其實並不太害怕洋大人,國際環境差一些,無非是發展慢一些、步子穩妥一些。但對於暫時沒有弄明白事件真相,對國家認同依然有所保留的大部分香港同胞,就只能更耐心一些,相信絕大多數香港人都是反對動亂,希望香港更加安全、穩定和繁榮的。有了這個,就有了進一步爭取認同融合發展的基礎。
   另說一句題外話,網上有人說,黃之峰之流多名暴徒骨幹是越南難民後裔,後臺老闆是國外反華勢力,因此這是一場“中外戰爭”。其實這個不重要,那幫越南難民其實大多數都是華裔才被趕出來流落到香港的,只要認同中華文化、認同一個中國,倒不必太見外,至少不會比純種、雜種的洋人法官之流更象異族。關鍵還是文化認同、國家認同。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