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要聞

外籍大法官是香港騷亂不息的根源

   香港警方5日表示,修例風波至今,香港警方共拘捕1187人。而據知情者表示,歷次香港暴力騷亂,真正的激進破壞分子也就是幾百上千人。這就奇怪了,是現場多次目擊事件經過的知情者撒謊還是香港員警撒謊?激進分子都抓的抓、跑的跑了,為什麼香港的騷亂還是此起彼伏,無止無休。
   其實誰都沒有撒謊。真相只要看看在警察局七進七出的亂港賤人黃之鋒的經歷就能明白了。在前些年參與組織非法“占中”騷亂,以非法集會罪、藐視法庭罪判刑6個月的黃之鋒,在8月30日上午被警方以3項罪名拘捕,刑滿後又犯罪的累犯,本應從重處罰,結果卻在當天下午即被法院“保釋”。8月31日,黃之鋒又因“參加未經批准的集會”再次被抓獲。但員警的屁股還沒有坐熱,媒體已經傳出,亂港組織頭目黃之鋒9月3日抵達臺灣——員警三番幾次辛辛苦苦抓獲的犯罪分子轉眼間就被法官放走了。

   黃之鋒既然能做初一,李之峰、張之峰當然也可以做十五,從媒體的統計來看,此前,香港警方抓捕的數百名亂港分子,絕大多數都在短期內被法院“保釋”,而內地一位愛國青年在美國駐港領館的外牆上塗了“中國必勝”幾個字,竟被火速判刑入獄四周,且不得保釋。
同樣的事件也曾經發生在2014年的“占中”事件中,當時有16名襲警造成人身傷害的暴徒,被一名印度裔法官認定為出發點是“善良的願望”,最終輕判監禁五周即獲保釋。而在事件中為履行職責、維護治安反擊暴徒的7名員警,卻被擁有英國國籍的法官重判2年刑期。

   問題就在這裏,亂港分子打砸搶甚至傷人、防火都能夠“保釋”;而愛國人士塗個鴉就不得“保釋”。香港的法官簡直是在公開地以政治傾向而不是所謂的法律與良知來衡量判決,英美法系所謂的“自由心證”與“法官的良心”的遮羞布被這些肆無忌憚的香港大法官撕得破破爛爛的了。
   我們制定法律的一個主要目的在於預防犯罪,而預防的辦法主要是通過法律的明示作用和執法的效力以及對違法行為的懲治來實現的。法律的明示作用可以使人們知曉法律而明辨是非,嚴格及時有效的執法可以制止犯罪,事後對違法行為的及時懲治可以警示人們不要違法。因此,立法必須明確,司法必須公平。
   但現在的香港,警方前面執法抓人,法院後方隨意放人,而且還敢於只放自己想放的人。讓人對香港司法的尺度及公平不能不抱著極大的懷疑。當法律不能被人信仰的時候,又該如何教育人們遵紀守法。從這個意義上說,這些香港法官的行為是在破壞香港法治的根基。
   當法律被守護最後一道防線的法官們所破壞,前線執法的員警就只能充當救火隊員,只能辛辛苦苦的在一線制止犯罪,卻再不具備事後追究責任處罰犯罪者的威嚴。既然明知道不會因為騷亂禍害香港而受到法律的追究,也就必然會導致亂港分子越來越無所畏懼與肆無忌憚的破壞。所以說,這些放縱騷亂分子的法官才是香港騷亂不息的根源。
   據媒體報導,香港終審法院的21名大法官,有19人擁有外國國籍或雙重國籍,只有2人擁有香港籍,一個中國大陸法官都沒有。
   很悲哀是不是?但是根據香港基本法第八十八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的法官,根據當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薦,由行政長官任命。而這些能夠選法官的法官是些什麼人?大都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前在香港任職的法官,也就是英國殖民時期任命的基本上清一色英美及英聯邦國家的外籍法官。中央政府及香港特首甚至沒有提名權。這是不是更悲哀!現在知道香港法官為什麼老是“吃裏扒外”了吧。
   當年留下這些外籍法官是希望利用他們的專業知識為維護香港法治服務,但現在這些外籍法官已經成為香港法治發破壞者,就絕不能再聽之任之;要維護香港的法治與秩序,就必須及時清理這些屁股已經坐歪了的外籍法官。必須儘快實現香港司法系統的去殖民化,起碼應該要求所有法官必須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唯一國籍,並且必須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宣誓效忠。終審法院必須接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及最高人民法院監督。最重要的是必須修改香港基本法,明確規定“一國兩制”下,“國家主權高於香港治權”。(本報評論員 許曉宇)

责任编辑:黄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