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儒學淺談(4)

周朝的召公在告諫周成王時說:我不可不監於有夏,亦不可不監於有殷。我不敢知曰:有夏服天命,惟有歷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我不敢知曰:有殷受天命,惟有歷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敬厥德,乃早墜厥命。(我們不可不鑒戒於夏,也不可不鑒戒於殷。我不敢知曉地說,夏接受天命有多長久;我也不敢知曉地說,夏的國運會不會延長。我只知道他們不重視行德,才過早地失去了他們的天命。我不敢知曉地說,殷接受天命有多長久;我也不敢知曉地說,殷的國運會不會延長。我只知道他們不重視行德,才過早地失去了他們的天命。《尚書·召誥》)

其惟王勿以小民淫用非彝,亦敢殄(1)戮用乂民(2),若有功。其惟王位在德元,小民乃惟刑用於天下,越王顯。上下勤恤,其曰我受天命,丕若有夏曆年,式勿替有殷歷年,欲王以小民受天永命。(願王不要讓百姓放縱,肆意非法行事,也不要用殺戮的方法來治理百姓;這樣作自然會有功績。願王立德於臣民之先,讓百姓效法施行於天下,發揚王的美德。君臣上下勤勞互相撫恤,這樣才可以說,我們接受的大命會比夏代更久遠,也不止於殷代那樣久遠。願君王以臣民永樂感受於上帝之好而天命永存。《尚書·召誥》)

而《春秋》更是通過眾多的歷史事例來說明推行仁政或暴政的得失。如晉公子重耳之亡中的重耳歷經十九年流浪,飽經磨難,回國後能勵精圖治,實行開明政治,使晉國不斷強大,成為春秋五霸之一。蹇叔哭師中的秦穆公不聽勸告,舉不義之師討伐晉國,終成敗績。曹劌論戰寫的是只要遵從客觀規律,認真計謀,小國也能戰勝大國。宮之奇諫假造說的是虞國國君為貪圖小利,讓晉國借道去攻打虢(3)國,結果晉國在滅掉虢國之後,又順機把虞國也滅掉了。等等。這些都是仁德之君實現天命永存的必備之舉和必戒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