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不逐時風 追隨經典

溫廣為

早就聽說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溫廣為推出了他的第一本關於書法的書:《且將心事付梅花——我的詩書畫印》,近日捧讀,頗有感觸。

《且將心事付梅花》一書由湖南美術出版社出版,全書分“書翰”、“印跡”、“詩情”、“畫意”及“附錄”五個部分,共收入了溫廣為近年寫的文章、小詩26篇和部分發表過的書法論文、評論等4篇,並收錄了其近年來創作的書法作品和收藏的部分名家書畫作品,圖文並茂,頗為可讀。

溫廣為先生學習書法有年,早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起,就已經多次參加了由中國書協舉辦的在北京、香港、新加坡等地展出的大型展覽,並分別在《中國書法》、《書法報》、《青少年書法報》等報刊上發表書法作品和書法論文等多篇(幅)。從1992年至今,他一直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從事新聞採編和管理工作。居京時,他曾參與和見證了中國書法發展中的諸多重大事件……

從八十年代末期書法熱復興以來,書法潮流可說是一陣又一陣,這幾乎與改革開放以來文藝發展中的這個熱那個熱相類似,也充分體現了整個書壇在重拾經典時,隨著對傳統文化的認識與瞭解的加深,人們審美趨向的變化……比如,從尚碑到如今的崇帖,從明代的王鐸、傅山到宋時米芾、蘇軾,再進而複歸晉唐,直至近年以二王及魏晉書風為主流——秀美、雅致、尚韻為主的流變軌跡。這似乎又與我國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及印刷術的高度發展、大量古代法帖的印製發行的規律相一致。大量印製精美的古代法帖的發行,大大延伸了當代書壇的視野、提升了當代書法家的眼界。

但從另一層面看,這樣那樣的書法“潮流”,似乎又與國人喜歡紮堆、追逐時風的整個社會氛圍相吻合。針對當時過於狂熱的各種書法潮流,本書作者溫廣為早在上世紀的1996年即發出了“導向在你心中”的呐喊(此 書中收錄的《“導向”應在你心中》一文刊於1996年4月《書法導報》第一版)。作者對當時的“流行書風”有著清醒的認識,因此,從居京至今的二十多年來,幾乎不為時風左右,只“沉迷”於傳統經典,扎扎實實地在古人法帖中,吮吸傳統的營養……

溫廣為先生楷書初學柳公權,一學就是近十年,專注如一,心無旁騖,在楷書的筆法與字法(結體)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行書初涉王鐸、黃道周,其中於王鐸用功為多。近數年,則轉益米芾,為其精緻、秀美、灑脫的用筆而傾倒,從《苕溪帖》、《蜀素帖》等入手,深入領悟米芾的筆法之美,細心體會米芾的“刷字”之奇;同時,作者還搜集米芾及宋人的手劄,從古人最真實的、最原始的書寫中,體味“宋人尚意”的審美內涵……

溫廣為在以行、草為主的學習中,上溯秦漢,兼涉篆隸,以《石鼓文》、《張遷碑》、《華山碑》等為宗,悉心臨摹,體會古人中鋒運筆之真意,以增益其行草書之筋骨。近數年來,日日與法帖筆墨為伴,沉醉於經典傳統之間。安於淡泊,臨池不綴;捧讀詩書,其樂融融……

《且將心事付梅花》一書的出版,可以清晰地看到,溫廣為先生這些年來對書法追求的淡然與專注。淡然者,不逐時風也;專注者,師法經典也。正如若溪(周祥林,中國著名書法家)先生在為此書所作的序言中說的,“如果說二十年前,我對廣為的客家心、隱士情、入世懷只是猜想,那麼,現在他的這本書告訴我們,這就是他的生活。”

作品圖片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