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评论:要防止和平演变,必须学会驾驭资本

  • 時間:   2021-11-27      
  • 作者:   秦次森      
  • 來源:   澳门法治报     
  • 瀏覽人數:  28124

true_副本.jpg


——关于联想的问题


在自由市场经济环境条件下,如何走资本主义?答案不言自明。如何走社会主义,答案也是明摆着,走不通。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条件下,如何做社会主义?改革开放起始至今,经过探索,已見眉目…


但是,请问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走资本主义?

是个难题,不那么好回答。


所以,也一样是在边走边摸索。

我们摸索出了一条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走法。同时,一些人也摸索出了一套如何走资本主义的做法……


金融资本自从来到世界上就是从事在交易中用货币进行投机。所以,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如何走资本主义?就是如何进行投机?利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转型的过程中的许多不确定性和许多尝试性的政策法规——其中所隐含的缝隙和机会,进行投机!

最后,把社会主义单位变成了为自己谋利的舞台。

以柳传志家族为中心的联想领导集体是很成功的。

社会上有像柳传志一类的人群,都是很成功的,是“创业”“成功人士”中的一个类别。换句话说,他们是在以进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型探索的同时,谋求自己和家族资本的积累与发达(不是一般的发家致富)。


两种成功并存:有显赫的社会效益成就,也有显赫的资本收获——显赫的资本收获隐藏在显赫的社会成就之中,就是這一类“成功人士”的特色。


社会主义的集体单位成了个人家族的摇钱树。

说他是资本家,并不确切:他和过去的私有制社会制度下的资本家不完全相同。他发家的资本,是社会主义资本,人民的资本。


我们只注意了意识形态方面的和平演变。但是,我们没有深入的研究经济领域的和平演变,都会有哪些方式。只有深入的研究並发现其投机的套路,我们才能懂得如何阻断它,以捍卫人民的利益。

国有资本,民族私有资本,外国资本,如何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中各得其所,在合股合作与搏奕中,其成果如何分配,国民取多少?私人取多少?外资获多少?我们国家应该在管控中收放自如。这就是“驾驭资本”。

有国企与外资的合营,国企与民企的合营,还有民企与外企的合营。由于民企与外企的私人资本性质相同,凑在一起,其深谙投机钻营之高超技俩,有些甚至于合伙搞里应外合,对此,应该以“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之水平应对之,否则必败其手。


各类资本与企业互动,合法,合理,合规是考量视角,但规和法在改革中是不断变动着的,其合理的尺度也在不断调整,其漏洞与间隙被钻了空子,是常有的,少量的造成损失,尚不涉及底线,但积累起来的损害,由量变到质变,就有可能击穿底线!

前車之鉴,必引为教训,亡羊补牢!

这就是从几十年改革开放经历中要收获的宝贵经验,以利新时代乘风破浪,顺利前行。

社会主义的国有资本“孵化”出来的“私人资本”持有者,有一类是自恃势力(实力)強大,不仅作威作福,且开始兴风作浪了。

这一场景,将是新时代中三者持续搏奕的特色之一。

联想之状,仅是其中一例而已。


这是个重大课题,归属于党和国家“驾驭资本”范畴中要研究考量的内容。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211127150807.jpg 

19461月出生在山西省宁武县,1969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

曾就职:西安市委工业办公室;国家建工总局科技局;中共中央纪委第一届专职常委曾涌泉的秘书和纪检一室财贸处  纪检员;中国康华发展总公司党委办公室主任;中国交通进出口总公司经营开发部。

2006年退休,先后担任:中国亚太校企合作发展委员会专家;河北迁安市爱心圆梦协会总顾问;中国工业合作协会国策智库专家委员会专家;全国廉政法治建设研修班讲师;八路军研究会冀热察分会副会长;中国国际报告文学研究会国学文化传承委员会委员。

系《人的生命哲学数学模型》著作权人、《中国心态学》作者。


消息来源:秦次森

责任编辑:陈龙狮


责任编辑:cls
关键字:文化、時政、推薦
    • 相关内容推荐